雞蛋與高牆


12. 訴訟

日期:2016-09-12


「對!那是找醫生的費用。」她喝了一口咖啡。

「好,那找我的主診醫生吧!」我說。

「不行,我們要找另外的。」她手指敲了敲鍵盤。

「為甚麼?我的主診醫生應最了解我的情況。」

「我們不是要找最了解你情況的,而是要找對官司最有利的。」她倔強地看著我。

「你的意思是……」我遲疑著望望四周,卻始終沒開口。

她打斷了我的思緒,道:「根據我看的資料,衛生紙上的甲醛是致癌沒錯,但你的癌症--肛門癌是否會由甲醛引起,則不是每個醫生有共識,我不是要一份寫著『有機會因使用那衛生紙而致病』的報告,我要一份寫著『百份之一百是因使用那衛生紙而致病』的報告。」

「可是,這是沒有可能,的確沒證據證明是百份之一百,不會有醫生這麼說。」我不安地亂動著手指。

「給錢就會有人寫,爭取公義,總得花點錢。」她淡淡然地喝了一口咖啡。

我終於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呢喃著:「這不是用不公義去打不公義嗎?」

她聳了聳肩:「你可以這麼理解,但這是遊戲規則。你是我的客人,我只是提供意見,要是你不願意,還是可以依你的想法,找你本來的醫生去寫,只是勝算會更低而已。」

我緊閉著嘴巴,腦海中又出現了父親,我想,如果我不擇手段去為自己爭取,大概他不會十分高興。

過了良久,我才開口道:「我要找自己的主診醫生去寫報告。」


她臉上掛著難以置信的表情,卻又點了點頭:「好的,那麼我再說說之後的流程。」
 

「嗯。」

她接著說:「接下來我會就控訴嘉明大廈物業管理部提交訴訟狀到法院,然後……」

「控訴嘉明大廈物業管理部?」這次到我打斷了她的話。

她呆了一下又看看文件,問:「上班的大廈是嘉明大廈吧?」

「對。」

「你那衛生紙的樣本是在嘉明大廈的洗手間取的?」


「對。」

「那就沒錯,是控訴嘉明大廈的物業管理部。」她瞇眼凝視著螢幕。

「怎麼會是控訴嘉明大廈的物業管理部?不是控訴衛生紙製造商嗎?」

她呆了一呆才道:「如果是那樣,事情就複雜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