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28. Jerry

日期:2017-02-11

離開老細房間,Max從後拍了我一下:「以後多多指教,Jerry走咗,我諗好多嘢都會pass畀我負責。」

我看著他的笑容,想起他有份陷害Betty,現在又出賣帶他跳槽的Jerry,眼前這個人實在令我感到噁心。

我無意識地揮了一下手,沒有回應半句,便轉身向IT部走去,甫回到去,Google和阿傑即靠過來,一臉懇求花生的神態看著我。

「花生!花生!」 阿傑大叫著。

我如實把剛才的經過告訴了他們,Google聽後托了托眼鏡道:「睇嚟Jerry今鋪死硬,你哋所有人嘅矛頭都係指向佢。」

「抵佢死架!整走佢,我哋都算係光復IT部呀!」阿傑說。

「咁就要睇下Max係上位定點啦,呢條友食碗面反碗底,同佢做同事同跟Jerry一樣,真係冇乜著數。」Google說。

「係啦!我都估唔到佢會去到咁盡。」我說。

「踏踏踏」……一陣急速的腳步聲傳來,我們立即回到自己的座位,若無其事的扮工。

「喂!做乜你哋唔覆我啲訊息架!」急步走進來的是Kinki。

看到進來的人是她,我們三個都鬆了一口氣,這時我看看電腦屏幕,才發現原來她發過訊息來:「Jerry出咗嚟執嘢!」

我不由得緊張地站了起來:「Jerry執嘢?佢畀人炒咗?」

「似乎係,重即日last day。」Kinki說。

「咁Max喺位望住佢執嘢?氣氛咪好尷尬?」Google說。

「又唔係,Max咁啱喺Jerry出嚟之前去咗食煙。」Kinki說。

「咁Ray呢?Ray去咗邊?」我問。

「佢同老細出咗去,我聽到佢哋話去飲茶,可能佢哋怕尷尬,所以出一出……」Kinki說。

話未說完,外面突傳來一陣喧嘩聲,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當一個人要離開公司時,看看大部分同事是開心抑或不捨,便會大概知道自己一直有沒有把工作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