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眼故】雞蛋與高牆


11. 黃律師

日期:2016-09-11

「嗯,多謝你。」掛了線後我呆坐在梳化上,試圖整理自己混亂的思緒。

現在有證據證明我的癌症很大機會是由那卷廁紙引起,我下一步應如何做?

「叮」,是浩然傳來的WhatsApp:「呢個係我表妹電話,佢姓黃,電話係8612345654321, 你揾佢話係浩然表弟就得架啦。」

」感謝。」我快速地回了他。

我看著浩然表妹的電話呆了半晌,父親的聲音好像在我耳邊響起:「阿達,去爭取返個公道啦。」

一直安心在自己框框內生活的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爭取甚麼,可是這一次,在我不知自己會不會康復、不知還有多少日子的情況下,我突然想立下決心,至少為自己爭一個公道。

我撥了電話給浩然表妹,即黃律師,她約了我明天在鬼國見面。

第二天,我又花了數小時車程來到鬼國的一間餐廳。

在這個星期二的下午,餐廳內人不太多,只能擺放八、九張桌子的空間,一眼便望見只有六個男的和四個女的,我仔細看那四個女的,一個是大媽來的,她跟一個中年女子坐著,二人都不似是黃律師;而另外兩個女的都各自坐著,二人看來都很年輕,並不像是律師的樣子。

我看看手錶,已經到了我們約定的時間,心裡不禁暗忖這個黃律師似乎並不是甚麼守時的人。

「叮」,是黃律師傳來的WhatsApp:「我已到了,在角落那邊,穿白色衣服,你進來就能看到我。」

我抬頭一看,其中一個年輕女人就是坐在角落的桌子,穿著白色衣服在玩平板電腦;我疑惑地向她走去,她抬頭看到我即站了起來跟我打招呼:「你好,是陳先生嗎?」

這時我才看真,遠看像個少女的她,靠近看時還是看得出三十出頭女人臉上的歲月痕跡,加上她深邃的眼神,也應是在事業上闖盪的結果。

「你好,黃律師?叫我阿達就好了。」我跟她握了手便坐下。

「不好意思,我今天穿得比較隨意,因為我正在休長假,想放鬆一點。」她解釋道,這時我才留意到她身上穿的是運動服來的。

「那我的案子會礙著你休假嗎?」我問。

「不不不,沒問題,你的情況我了解過,我個人來說很有興趣接這個案子。」

「真的嗎?那真謝謝你。」

「不客氣,我們說說你的案子吧。」她說著在平板電腦打開了一份密麻麻的文件。

「浩然表哥已把化驗報告傳給我,遲些兒他會把正本給你,到時正本可用作呈堂,證明你所上班的這幢大廈,其洗手間所提供的衛生紙含超標甲醛,可引致癌症。」她口若懸河地講解,而我則一直在點頭。

「其中,我們必須再找醫生寫書面證明,證明你的病是由那些衛生紙引起,這方面必須花上萬元。」她說。

「上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