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25. 花生

日期:2017-02-06

「喂,你阿頭入咗老細房喎!」一個令人躁狂的星期一,當我又在為Jerry的無知煩惱時,Kinki給我們傳來了訊息。

「有咩奇啫?佢成日都入去架啦!」我說。雖然這公司滿是奇人異士,但自Dukje的項目到現在,一恍眼已過了約兩個月了,我對各人的脾性也開始有更多掌握。

「今次唔同,你哋嗰邊冇人收到風咩?」她說。

「咪賣關子啦!爆料爆到好似便秘咁!」阿傑說。

「死人阿傑!」Kinki邊說邊加了個生氣的表情符號。

「快啲啦!」Google催促道。

「Dukje個project出咗事,你哋唔知?」

一見到Dukje這個名字,我就莫名地緊張起來。

「咩事呀?」我問。

「個客原來用咗幾個電郵做登記,但而家發現收得第一次EDM,之後完全冇收過!」Kinki說。

「哈!因為你個天才阿頭話由第二個EDM開始就只係send畀同事,確保多百分比嘅人開吖嘛!」Google說,他不知道這麼天才的點子,原來最初的版本是出自Ray。

「我知吖,佢嗰日重好得戚話自己諗到條絕世好橋!」Kinki說。

「咁而家個客投訴,點解係Ray入房見老細,而唔係Jerry?」阿傑問。

「Jerry呢個賤人,一出咗事即刻老屈Ray,話個方案係Ray諗出嚟!」不知情的Kinki說。

「其實呢……個方案真係算係Ray諗出嚟,係佢親口同我講佢教Jerry可以由第二個EDM開始,只係send畀有開過EDM嗰10%嘅人;只係之後Jerry聽唔明阿傑串佢,再進一步改為只係send畀同事……」我說。

「唔係啩?如果係真,Ray今次會唔會瀨嘢?」阿傑說。

「就算瀨嘢都係抵死啦!如果佢真係咁柒,我跟著佢都覺得好shame!」Google說。

「總之不論Ray定Jerry瀨嘢,都未必係壞事!」Kinki說。

話雖如此,但於我來說,我確是比較希望Jerry揹上此黑鍋。

「喂,突發!Jerry剛剛入埋房,而家我見到佢哋手舞足蹈,Jerry好似好嬲咁,老細就黑晒面!」Kinki說。

「咁正!咁Ray呢?你就好啦,個位望到老細房!」阿傑說。

每間辦公室都有兩種重要角色:派花生者+食花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