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8. 肛門癌

日期:2016-09-08

護士拉上了布簾,把那病人的床位整個遮蓋起來,以致我沒法看到內裡正發生的事情。

我想告訴阿珠這邊的狀況,可是原來就在這一瞬間,不知是我忙亂中按錯了,還是阿珠那邊按的,電話已掛了線,而當我嘗試回撥過去時,阿珠卻沒有接聽電話。

過了不久,有個男護士走了進來,旁邊的布簾拉開,那個中年男病人便被搬到另一張床推走了。

我呆望著他那空洞的床位,床單上仍有被他身體壓過的痕跡;第二天,有些似乎是他家人的人來到,他們紅著眼眶把抽屜的一些物品拿走了。

就這樣,那個被推走的病人沒有再回來,然後才過了一天,旁邊的床位也換了一個新病人。

我抬頭看著天花版,心想著如果有天我死了,並不會有人來把我的遺物拿走。

「有咩好睇?」蘇如花佻皮地走了過來。

「冇呀 ! 思考人生。」我苦笑了一下。

「醫生要見你。」她道。

「哦。」我點了點頭,跟著她去到醫生房門前。是要跟我說化驗結果吧?

進了醫生房,醫生一臉嚴肅地道:「陳生,化驗結果顯示,你肛門嘅腫瘤係惡性。」

「惡性?即係……?」我不禁深吸了一口氣。

「即係肛門癌。」


「嗯。」我呆坐著,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我同你講解一下個治療安排……」

他話未說完,我卻打斷了他道:「點解會有呢個病?我唔煙唔酒,又唔係年紀大,個屎眼又唔係成日有傷口,點解會有呢個病?」

醫生聽完我一連串的問題,耐心地回答說:「目前其實都唔能夠完全確認肛門癌嘅成因,除咗你講嘅原因,重有基因遺傳,或者嗰個部位短期內接觸過大量致癌嘅化學物,都可能係成因。」

「嗯。」我回應著,心卻沉了下來一直在想。

醫生托了托眼鏡,繼續說:「咁我建議你先做八次化療,之後就睇情況再決定電療次數。化療個情況會係畀啲藥物你食,去殺死體內嘅癌細胞,副作用嚟講,會有嘔吐、疲倦、腸胃不適……」

醫生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著,可是我卻沒有心思聽下去,我的腦海不停想著「短期內接觸過大量化學物」這句說話,「大量化學物」?

我猛地站了起來,手按著醫生的辦公桌大聲地說:「醫生!我可唔可以等一星期後先開始化療?"」

醫生似被我嚇了一跳,但也很快回復過來,道:「都可以嘅,以你而家個情況,算係好早期嘅,一個星期嘅分別唔太大。」

「咁我今日可以出院?」我著急地問。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