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7. 通話

日期:2016-09-07

我的手指凝在半空,沒有按下去掛線;我把手機放到耳邊,「嘟嘟……嘟嘟……」阿珠會接聽嗎?

「喂?」對面傳來了一把女聲,也許已幾年沒跟她通電,我已認不出阿珠的聲音。

「請……請問阿珠喺度嘛?」我猶豫地問。

「阿珠?」

「嗯。」

「你打錯啦!」

我突然很怕她就此掛線,是以我著急地說:「阿珠,我係阿達!你唔好收線住,我知你而家有家庭有小朋友,我只係想普通傾下偈。」

「我真係唔係阿珠呀!」她說。

「你唔使呃我,我一直都save住你電話,我只係喺醫院太無助,所以想同你傾兩句!」我又連珠炮發急促地說。

對面突然安靜下來,本來我以為阿珠掛了線,但過了一會,她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喺醫院?你咩事?」

不知為何,好像有些東西卡在我的喉嚨,鼻子也很酸,已沒有家人的我,這幾年來第一次覺得還有人會在意自己的生死。

我抑壓著激動的情緒道:「而家未知,不過醫生話有可能係cancer,要再化驗。」

「Cancer?」聽到這個消息,她似乎也有點愕然。

「嗯。」

「你要保重呀。」她好像也不知要說甚麼好。

「我會架啦,我……我只係一個人喺醫院好驚,亂咁打電話,你……你唔使擔心我。」我頓了一頓,又道:「可能醫生嚇我,最後只係虛驚一場呢!哈……你最近幾好嘛?」

「我?幾好。」她簡短地回應。

「你頭像個BB係你個仔?」

「哈!唔係呀!我大佬個仔!」她說。

「大佬?你冇阿哥架喎!」阿珠明明是獨女。

「吓……我契大佬,你聽錯。」她說,然後又再急急地問:「你喺邊間醫院?有冇人嚟探你?」

「我……我打比你唔係咁嘅意思,唔係想麻煩你嚟探我,你同我傾電話我已好開心!」

「嗶嗶!」突然,我右邊那病人床邊的儀器發出了很大的聲響,把我嚇了一大跳。

不消半秒,蘇如花便和數個護士從外面的護士站緊張地跑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