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20. 無知

日期:2017-01-25

午膳時間就像是打工仔的葡萄糖水,讓半死的身體稍回復過來,然後下午再受折磨。

「你阿頭痴線架喎!開會完全唔係討論。」Google說。

「係呀!你哋明我日日幾辛苦啦,頭先又唔可以出聲駁佢,唔係佢會寫我個名上死亡筆記架!」Kinki說。

聽到她有趣的比喻,我不禁大笑起來:「睇嚟經過頭先個會,我個名都上咗死亡筆記!」


「我唔係講笑架,我真係見過佢將人哋得罪佢嘅嘢寫落一本簿仔!」Kinki說。

「唔係啩!好彩我頭先冇乜出聲。」Google幸災樂禍地說。

「好彩我呢啲small potato直頭唔使開會!」阿傑也大聲說。

我們一班人說著笑著,但大家都明白,Dukje這個項目由Jerry打骰的話,一定會令我們苦不堪言。

過了數天,Kinki發來了電郵,是Dukje項目的問卷內容;電郵的收件人除了我,還有Google和Jerry,最令我出奇的,是當中還有製作部的全部同事。

「喂,Kinki,做乜個電郵咁多人收嘅?」Google發訊息問。

「我阿頭要求架,佢話我哋一team人好團結,要知大家做緊啲咩,同埋如果你哋IT部有咩反對意見,我哋可以一致對抗……」Kinki說。

「對抗?唔使咁嚴重下哇?」我翻了個白眼。

「唔使理佢架!得Max擦佢鞋之嘛,我哋其他人都唔出聲嘅!」Kinki說。

「Max真係擦鞋擦得好盡,之前幫Jerry整走Betty都做得出嘅?」Google說。

我邊說邊打開了Kinki傳來的問卷文檔看,然後說:「咁我轉頭電郵覆返我哋呢邊整問卷嘅製作時間啦!」


「好,份問卷個客睇過啲內容ok咗架啦,你照整program就可以;記得覆電郵時,要包括晒成隊製作部喺電郵入面喎。」Kinki說。

Kinki把Jerry當日手寫的40多條問題都整齊地輸入在文檔中,每個問題下的選項和選擇方格也排得整整齊齊,客人看起來想必一目了然。

我檢查了每條問題,當中有些只可選一個選項,有些要排次序,有些則可跳過不作答,這種程式說難不難,但也不是最易那種。是以,我回覆電郵,告知Jerry我們這邊需要三個工作天去完成。

不消半秒,Jerry竟來到IT部,一臉不滿地說:「鐸哥,你哋整問卷都整三日,我預你半日架咋!」


「半日?變魔術咩?」阿傑在我耳邊低語。

「張問卷有少少複雜,預三日連埋測試,其實唔算多。」我冷漠地回應。

「我哋嗰邊Kinki都整好晒個問卷,排版都排好晒,你擺上網使唔使三日呀?」Jerry的說話顯示他的腦袋在屁股。

「排版?你估而家印雜誌呀?Kinki畀嚟嘅係Word檔,你係唔係想叫人下載列印出嚟,填完拎去郵局寄?」Google輕蔑地說。

「Jerry,其實我哋要整program,令用家喺網上答到題目,同時我哋要記錄個答案落database。」 我嘗試耐心地解釋。

但是,他似乎沒打算理解我的說話,一臉暴躁地道:「三日太耐!你哋兩日內死掂佢!」說罷便揮袖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