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眼故】雞蛋與高牆


5. 阿珠

日期:2016-09-05

阿基走後,我攤在病床上,拿出手機搜尋肛門癌的資料。

「點解?點解會係我?」我內心不停吶喊,雖然醫生說要再化驗才確定,但是我著實沒法抵抗我的悲觀。

要不是遇上這個狀況,我也著實不知道世上真的有「屎眼癌」;我在網上翻查了資料,原來患者大部分是年過六十的長者,吸煙及免疫力低的人都屬高危族群,而肛門長期發炎也會增加患病機會;可是我並不是任何一種高危族,為甚麼會是我?

我感到十分納悶,同房的病人都已睡了,還好我入院時帶了平板電腦和耳機;我偷偷在醫院為平板電腦充電,然後無聊地找一些劇集或電影看。

人在脆弱的時候總是想身邊有個伴,不,我不是想起阿基,我想起我的前女友阿珠。

其實阿珠是一個好女人,是我辜負了她;她跟我拍了足足十年拖,從我們還是學生,到我們出來工作,她從一個小小的市務部助理,變成了高級助理,之後轉了公司晉升成了經理;這段期間,我還是在同一公司默默工作,直至我的上級退休,我才升職到他的位置;可是,在行業市道不景氣下,公司不會再在香港聘請下屬給我,不像我那退休的上司那樣,他至少有一個下屬,即是我;而我,一個下屬也沒有。

在這十年間,阿珠的人工已是我人工的一倍,所以她嫌棄我也是對的,我不去把她爭回來也是對的!我能給她甚麼?她找到一個真正的會計師,其實我是高興的,我已經浪費了她那麼多年,對手是一個會計師,我憑甚麼去把她爭取回來?

我和阿珠,在十年裡已由少不更事,變成了要為五斗米折腰的成年人;她也由愛看小忌廉,變成了追看日劇,繼而是追看韓劇。

想起阿珠,我的指頭不自覺地按到看韓劇的網站,現在那些甚麼《太陽的後腦》、《來自猩猩的你》,想必阿珠也有一一追看吧。

我無聊地亂看著那些劇集的簡介,突然,我的視線停留在一套韓劇的簡介,那是《天國的雞批》,不,《天國的階梯》,想起阿珠為那個患眼癌的主角哭得死去活來,如今如她知道我也患了眼癌,不知她可會為我流一滴淚?

當日很多人,包括我,都恥笑韓劇的眼癌劇情,可是我方才看資料才知道,世上確實是有眼癌,而且還有屎眼癌。

我苦笑了一下,回想起來,我好像並沒有為自己的人生做過甚麼,如果我真的得了癌症,我會痊癒嗎?還是會就這樣走完我的一生?

突然地,我想為自己好好做一些事,但現在身在醫院的我,前路未明的我,可以做些甚麼?我要找阿珠嗎?我不知道。

想著想著,我便迷迷糊糊的睡去;夢中我見到阿珠,我跟她在咖啡廳聊天,她說她已嫁人了,還有兩個小孩,生活得很幸福,但說著說著她突然垂下頭哭了,我問她甚麼事,她卻沒作聲地慢慢抬起頭來;然後,她不再是阿珠,而是變成了我父親,父親緊皺著眉說:「阿達,你幾時先肯唔好咁隨遇而安,幾時會為自己人生再努力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