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19. 新項目

日期:2017-01-24

正如Ray所說,Jerry很快便召開有關新項目的會議;事實上,我也不無期待,畢竟我來這裡上班,確不是來籌備聖誕派對的。

Ray沒有出席會議,他派了我和Google出席,會議室內還有Jerry和Kinki。

Jerry開腔道:「今次我哋個客係法國護膚品牌Dukje,可能阿鐸同Google唔係太識,不過我就好熟嘅,因為呢個客我以前喺舊公司都做過好幾次,佢哋成日都落雜誌廣告嘅;雖然客就一定唔易服侍,但都畀我搞到貼貼服服,大家唔使擔心。」

只見他旁邊的Kinki偷偷翻了個白眼,果然,Jerry真的十分喜歡炫耀過去的風光史。

Dukje嗰邊今次須要搞個網上活動,主要係有份問卷,要用家填返關於自己皮膚嘅狀況,例如MC題問佢係乾性、油性定中性皮膚,重有平時塗啲咩護膚咁,呢一部分嘅內容我已約略寫咗。」只見Jerry在電腦屏幕上顯示了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張滿佈手寫字的紙張。

他說:「Kinki你依我所寫打返字出嚟,再執執啲格式就得。」

這個年代,Jerry竟然用手寫而非打字,著實先令我大開了眼界;我瞇著眼艱難地看著屏幕上非常小且潦草的字,赫然發現問卷問題竟多達40多題!

「問題都幾多,用家填完問卷會有咩得著?」我試探地問。

「會有返一枝護膚品試用裝。」他答。

「填咁多嘢先得枝試用裝,而且最後面都拎幾多個人資料,份禮物足唔足以吸引用家去填?」我問。

「可能阿鐸好少做呢啲project啦!呢啲做法好普遍,而且用家係女人多,你知女人都係貪小便宜,為咗拎著數乜都做得出架啦!哈哈哈哈!」在Jerry這樣說的時候,Kinki在旁瞪了他一眼。

「照咁講,用家有可能為咗快啲完成份問卷,而唔仔細睇就亂填,最終拎到嘅假數據對個客一啲作用都冇,甚至連啲個人資料都係假嘅。」我說。

Jerry看來對我的提問十分不耐煩,他說:「其實坊間人人都係咁做,唔會有咩問題;另外,用家去鋪頭拎試用裝時須要核對個人資料,所以唔使擔心;而個人資料拎咗之後,我哋日後要負責幫個客寄推銷電郵,即係EDM畀用家,呢個係一個長遠計劃。」

「如果用家要去鋪頭拎試用裝,部分問題係唔係可以留返到時要佢即場填?例如話幫佢即場做皮膚檢測,要填返啲資料咁,咁咪可以解決網上問卷過長嘅問題囉!」Google提議道。

Jerry輕蔑地道:「你哋始終都唔夠經驗,反正聽我咁講去做就可以,Kinki負責打返份問卷,你哋IT嗰邊就將份問卷擺上網,同埋日後寄EDM。」

「Ok……」我知道跟他爭辯下去也沒用:「咁不如傾傾每部分工序嘅時間表。」

「嗰方面我會諗好再電郵畀你哋,而家散會!」他說罷便霍地站起來離去。

「咩料呀佢?」Google不滿地說。

「佢係咁架啦!成個獨裁者咁!」Kinki說。

「痴線!想傾埋個working schedule都唔得……趕住去死咩?」Google怒氣沖沖地道。

「佢下晝放假去睇個仔游泳比賽呀!」Kinki頓了一頓道:「咦,咁我咪終於可以同你哋食lunch?」

「都好!講下條友是非都好!」Google說。

獨裁的上司未必不好,又無能又要獨裁的,才是真正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