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眼故】雞蛋與高牆


4. 腫瘤

日期:2016-09-04

護士的神態有點嚴肅,我愕然地回應她:「哦。」

阿基拍了拍我的肩膊:「使唔使我陪你?」

我轉過頭去,僵著臉:「哦。」


我也不知為何要阿基陪,他只是我的老死,又不是家人,但在這世上,我已沒有家人了,而我又確是想有人陪著我去見醫生。

我下床跟著護士走,而阿基則在我旁邊,來到醫生房。

「陳生,請坐。」醫生年紀約五,六十了,神態看來也十分嚴肅,令我不禁緊張起來。

「嗯。」我無意識地回應著然後坐下。

「我哋透過唔同嘅檢查,發現你肛門口有一個腫瘤。」醫生一字一句小心地說。

我即時整個人呆掉:「腫瘤?咩意思?」我雖然正在問醫生問題,但聲線卻小時幾乎連自己都沒法聽見。

「即係cancer? 」阿基卻以極大的聲量叫了出來。

「唔係,我哋未證實係唔係癌症,要再抽組職檢查,睇下個腫瘤係良性定惡性,如果係惡性嘅話,咁就係罕見嘅肛門癌。」

「肛門癌?」我喃喃重複著他的說話。

「肛門? 即係……」阿明也有點錯愕地說。

「即係……」我又重複阿明的說話。

「即係眼,屎眼。」阿明用肯定的語氣回答。

本來,整件事聽來似乎十分可笑,可是當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卻丁點也笑不出來。

「有……有啲咁嘅癌嘅咩?」我結結巴巴地說。

「係,肛門係大腸最尾嗰部分,我哋發現你個腫瘤正正係肛門口,即係你哋所講嘅……嗯……屎眼。不過而家重未確定係唔係癌症,你哋唔使咁擔心住,肛門癌係大腸癌嘅一種,但其實好罕見嘅,佔大腸癌個案嘅百分之一至二左右……」醫生頓了一頓,續道:「陳生,你本身有冇吸煙習慣?」

「冇。」我魂不附體地回答。

「咁你肛門口位置有冇經常發炎或者有傷口。」

「冇。」我頓了一頓,道:「不過,早排我腸胃炎肚痾,痾到隻……隻眼損咗,關唔關事?」

「如果只係有傷口一、兩日,係唔會有問題。」


「咁……我的腦海著實一片空白。」

「點都好,我建議做咗化驗前,過幾日就知結果。」

「嗯。」我懷著不知所措的心情離開醫生房。

阿明拍了拍我:「唔使咁擔心啦!冇咁易中嘅!」

「嗯。」除了這樣,我也不知可回應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