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眼故】雞蛋與高牆


3. 入院

日期:2016-09-03


就在我從鬼國回來的兩星期後,這天我如常起床,準備上完大號便上班,但當我完事時,我竟見到馬桶內滿滿都是血!

我呆望著馬桶,然後就如一般都市人一樣,立即拿出手機google起來。

「大便出血」、 「痾血」……我瀏覽了好幾十個搜尋結果後,相信自己極有可能是患上了痔瘡!

「又唔係揸巴士、的士,無啦啦生痔瘡都有嘅!」我一邊心裡嘀咕著,一邊致電給阿基:「喂,我今日請病假,幫我同林生講。」

「咩料呀?聽你把聲唔似感冒喎!」阿基聽起來似是剛剛起床。

「唔……唔係感冒呀!」我支支吾吾地說。

「咁係乜呀?」

「關你鐵事咩!幫我同林生講啦!」我沒好氣地說完便掛了線,阿基這個幼稚鬼如知道我生痔瘡,應會不停恥笑我吧!

我換掉睡衣,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的肛門位置好像有點隱隱作痛的。

此刻我正身在離家一條街的診所,醫生聽完我的叙述後,讓我脫下褲子檢查;老實說,堂堂一個大男人這樣子,實在既尷尬又感到羞辱,我不禁想起父親在最後的日子病得大小便失禁,躺在床上無能為力時哭著對我說的話:「阿達,做人唔好好似你老豆我咁冇用,喺有能力時,要好好為自己爭取,到我而家冇能力時,一切都已太遲。」

我當時雖然點了點頭,但我心裡始終覺得,人安守本份就好,花氣力爭取只會帶來煩腦。

醫生檢查完後,我站起來穿回褲子。

「陳生,我會寫張紙你入院檢查。」

我感到有點愕然:「係唔係生痔瘡?」

「似乎唔係,需要再進一步檢查先知咩問題。」醫生的語調很冷漠,就像是新聞報道員一樣,不帶一點情感。

「哦。」而我也一如過往的沒有多問。

入院檢查並不是一天便能完成,是以我向公司請了一星期假,阿基關切地問我的情況,我也終於如實告訴了他。

在醫院的時間過得很無聊,不過事實上我也蠻享受這種無聊,還好我買了醫療保險,在私家醫院看著每個床位都有的獨立電視,我難得地享受悠閒與安靜。

這幾天驗了血,照了超聲波,又抽了細胞檢驗,我開始感到事情不簡單。這幾天我還是間中有大便有血的情況,而且排便時覺得隱隱作痛。

到了第五天,阿基來探望我。

「點呀?死得未?」他這個人,連去探病都沒一句好說話。

「未死住!死都拉埋你落去!」我笑了笑。

「喂,呢度係我哋全公司嘅心意。」他邊說邊遞了張慰問卡過來,上面有一隻在床上坐起來,笑意盈盈的小豬,旁邊寫著「Get Well Soon」;打開卡片,內裡是全部同事的簽名。

「都唔知咩事,呢幾日驗咗好多嘢啦!」我嘆了一口氣合上卡面。

話未說完,一個護士走了過來:「陳生,醫生想見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