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16. 變節?

日期:2017-01-19

有人說,跟女人吵架,除了認錯就別無他選,其實跟上司吵架,又何嘗不是一樣?

會議室瀰漫著緊張的氣氛,他們二人都默不作聲,卻又都嬲怒得面紅耳赤。這時,一些微微的聲音開始冒出,原來有些人已低頭在紙上簽名了。

我覺得Google這樣跟阿旺爭辯,最後吃虧的只會是他自己,是以我用手肘撞了撞Google,示意他不要爭辯下去,然後把筆遞給他。

他遲疑地望了我一眼,我堅定地看著他,希望他相信我。

我先在紙上簽了名,然後Google和其他人都陸續簽了。

離開會議室的時候,阿旺叫住了我,當會議室內只餘下我和他時,他才用那骯髒的手拍拍我,開口道:「阿鐸,識時務者為俊傑,你頭先幫忙,我會記住。」

我道:「冇咩我出返去先。」說罷我便轉身想離去。

「你想唔想坐Ray個位?」他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我停下了腳步,說實在的,哪個打工仔不想升職加薪?但要取代Ray,是否意味我要跟阿旺、Jerry結成一黨?

我沒有回答他,頭也不回的開門離去,背後傳來了他抓頭皮的聲音。

回到IT部,Ray和Jack都不在,Google疑惑地望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倒是阿傑忍不住問:「鐸哥,你同阿旺係唔係夾埋?」


「唔係。」我簡短地回應。

「咁點解你叫Google簽?」

「嗰張紙,一啲法律效力都冇,簽咗又點?」我冷笑著道:「其實佢只係想嚇我哋,就好似小學生要寫『 我要聽媽媽話 』,寫下之嘛,冇咩實質作用。反而Google當住咁多人同佢嘈,佢呢啲小人落唔到台,一定有排同我哋IT部玩!唔好忘記,我地而家係under佢。」

Google慢慢站起來,道:「咁佢頭先同你單對單傾乜?」

我一時想不到應如何回答,過了半晌才決定坦白:「佢以為我頭先係幫佢,話多謝我,問我想唔想坐Ray個位。」

「咁你點答?」

「冇答,Ray係老細嘅叔仔,阿旺同Jerry就今期當紅,得罪邊個我都唔想。」

原本我以為Google和阿傑會覺得我應有義氣地一口拒絕阿旺,想不到他們卻異口同聲說:「你坐Ray個位都好嘅,佢都廢廢地架啦!又唔反擊阿旺。如果你假意同阿旺合作,反而可能可以做低佢喎!」

「你哋講就易!我諗我都係揾機會同Ray傾一傾,希望佢反擊。」

這時我們都還未知道,阿旺和Jerry的招數還不只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