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眼故】雞蛋與高牆


2. 芳香

日期:2016-09-02

我公司的辦公室在八樓,等候電梯的期間,我留意到牆上貼著一則告示,原來上星期這裡的電梯發生了意外,一個男人在電梯門打開時,想步入電梯內,誰知卻踏了個空,直墮進電梯槽,然後再被降下來的電梯壓成了肉醬。那告示最後一段指出事發原因,是那個男人沒有正確使用電梯,著大家要正確使用。

我心想:「那即是那男人的錯了!」

「叮!」想著的同時,電梯也終於來了。

我如常踏進電梯,順利抵達了八樓,走進辦公室時,這邊的同事都已到了。

「小陳,不好意思,又要你來做結算了!」那邊會計部的小李說。

「不打緊。」我邊回應邊坐到自己位於這邊辦公室的座位中,然後開始吃著那三個生煎包。

「咦」?一小時後,我的腸胃突猛烈地抽搐了著,是絞肚子!我立即狂跑到洗手間去。

這幢大廈每層都分別有男女洗手間和大約五間小型辦公室,即是約坐到四、五個職員那種,而洗手間是同層所有公司共用的。

我甫進洗手間,便哇啦哇啦地瀉了起來,難道是早上那三個生煎包?

好不容易瀉完,我便伸手從廁紙架拉出數格廁紙清潔,甫拉出時,竟有一種花香傳了出來。

「哇!啲廁紙有花香味咁高級嘅?」我心想著。

而當我用那些廁紙來清潔時,肛門竟感到一陣清涼。

「呼……好舒服!」我不禁暢快地叫了出來,我心想:「所謂鬼國,而家不知幾先進,樣樣嘢都好周到!」

「咕!」當我正感暢快時,肚子竟又怪叫了一聲,緊接而來又是一陣絞痛。

就這樣,我竟接連瀉了六、七次,以致到下午六時,我還沒有完成是次來的目的--為公司完成年尾結算;加上我實在難抵肚痛,所以當其他同事陸續下班,我卻決定留在公司繼續肚瀉,不,是繼續把工作完成。

我一個人在鬼國的辦公室工作,除了我手指敲打鍵盤的聲音外,就是肚子發出的咕嚕咕嚕聲。

雖然我到便利店買了止瀉藥丸,但這夜還是再瀉多了五、六次,而期間我也把握時間,把工作都做好了。當我拖著疲倦的身體離開辦公室,向24小時的關口進發時,天空已泛出魚肚白了。

我回到香港的家時已是正午十二時,一整夜沒睡的我,一頭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睡了一覺後,我也再沒有肚瀉了,往後的兩星期我還如常的上班下班;我這時還未知道,因為這一次到鬼國的辦公室工作、這一次的腸胃炎,已令我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