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15. 整頓

日期:2017-01-18

聖誕完結過後的一天,我們突然都收到阿旺傳來的電郵,要所有人提交過去所有資歷的證明,例如是畢業證書、工作證明等。

「哇!我啲文件都唔知塞咗去邊,有排搵!」阿傑嘀咕著。

「好彩我一向啲文件keep得好唧。」Google說。

「吓!我以前喺黃金砌機,邊有咩工作證明架?」Jack也不禁抱怨起來。

這時Ray說:「我諗冇乜問題嘅,Aaron都係想整理返啲紀錄,你哋有幾多畀幾多就得。」

一星期後,阿旺再次召開了大會,這次連Ray都在場,一時間大家都不知道阿旺的胡蘆裡是賣甚麼藥。

「喂,Kinki,知唔知阿旺搞乜?」阿傑壓低聲音問。

「唔知呀,唔好同我講嘢!上次聖誕party同你哋一齊整即影即有相,Jerry已照肺鬧我背叛佢,話我竟然幫你哋手做嘢!」Kinki在手機打了以上回應後,遞給我們看。

像Jerry這種上司,確是個徹頭徹尾的小人,要求下屬做好工作還未夠,他當自己是皇帝一樣,要下屬完全臣服於他。如果說受縱壞的港女是患了公主病,那幫大部分上司都患了暴君病。

所有員工陸續進入了會議室,阿旺開腔說:「好多謝大家合作,喺我定嘅呢個星期限期前交咗工作證明同畢業證書,但係重有兩位同事未交……」

人群四周張望,似是想看看是哪兩個同事沒有交妥文件。

這時我注意到,阿旺銳利的目光直向我前方射去,那是Ray和Jack。

他們二人還未反應過來,阿旺已開口道:「希望Ray同Jack聽日會交返啲文件,如果唔係,我會當你哋當日入職時填嘅履歷係虛報資料,即係話,公司可以推翻當初請你哋嘅決定。」

整個會議室寂靜得可怕,聽著阿旺如此嚴重的指控,沒有人敢發出聲音,大家幾乎連氣息都屏住;而當事人Jack,更是不知因憤怒或是驚慌而滿面通紅。但不消半秒,Ray便反應過來,他聳一聳肩道:「Relax,Aaron,唔使講到咁嚴重嘅,有咩我會同老細傾。」

阿旺輕蔑地瞪了他一眼,又道:「我唔係想難為大家,你哋準時交就唔會有事發生」。然後他假咳了兩聲後,轉了個話題道:「 另外,今日叫晒大家嚟,係想大家簽份嘢……」說著他取出一疊紙要我們傳過去,每人拿一張。

當紙張傳到我手上時,只見上面寫著:「我承諾上班絕不會遲到。」然後下面有個供員工簽署的地方。

「屌,小學生咩?」Google低聲輕語,事實上其他同事也都在低聲議論紛紛。

「Google,你有問題?」阿旺大聲問,一時間眾人又靜了下來,目光集中在Google身上。

Google道:「你呢張紙上嘅意思係一次遲到都唔會?」

阿旺點點頭:「冇錯,我做得到,你呢?」

「如果塞車或者途中有事故,其實遲到都情有可原。」Google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咁你哋要預鬆啲時間返工,預到就算塞車都唔會遲。」

「請問要預鬆幾多?你教下我?」Google可能在公司年資長,說話也不甚避諱。

「香港地有幾可塞車塞兩個鐘?所以預早兩個鐘出門口就萬無一失。」

「即係咁,我就住新界西,日日都七點半就出門口,我好難預多兩個鐘。」Google似乎有點動氣,而他這麼一說,其他同事也起哄反對。

「刮刮刮」……阿旺又大力抓著頭皮,他突然以幾乎是吼叫的聲量道:「你哋住得遠,係你哋嘅問題,唔應由公司嚟承受!」

「屌!阿旺自己住公司對面街架咋!」同住新界西的Kinki也終忍不住輕聲道。

正如近來網上的潮文所說,住新界西的人,真的很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