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14. 另類樂趣

日期:2017-01-17

很快到了聖誕派對當天,IT部可真是忙得不可開交。

Jack最後還是沒有用手機拍片,他問朋友借來了手提攝錄機。而我則負責現場的音響,至於Google和阿傑則忙於拍照和打印、剪裁照片。

「屌!」Google突然走過來我附近,憤怒地坐下。

「咩料?」我想籌備派對唯一的得著,就是讓我這個新同事跟他們打成一遍,說話語調也更輕鬆。

「嗰隻咩屎真係好事多為呀!」Google怒氣沖沖地說。

「邊個咩屎?」我失笑了一下。

「Max呀!佢咪懶係嘢買咗疊紙畀我哋印相嘅?」

「係呀!咁又點?」

「我屌佢買嗰疊紙上唔到printer啲色,尤其係黑色嗰啲位會印到一撻撻!」

「咁大鑊?」

「而家都唔知點搞,公司附近又冇文具鋪,用平時啲A4紙印又太軟身!」

「唔……等我過去睇下!」我稍再檢查一下音響設備,再按鍵播放一連串的聖誕音樂,便跟著Google離開。

當我跟Google來到角落的位置,眼前仿如一個庇護工場,阿傑不停跑出跑入照相,Kinki則很有義氣地幫忙把照片從相機記憶卡過到電腦,旁邊的打印機則吱吱作響。

「Kinki,你都嚟幫手呀?唔該晒!」我說。

「一場兄弟唔好講埋啲衰嘢!」她霸氣地說,但之後又頓一頓,擔憂地道:「死啦!我試印咗好多張,都印到啲黑色位一撻撻呀!」

我把照片拿來一看,不禁大笑了起來;我手上的照片剛好是Jerry和阿旺的合照,他們的黑髮都變成灰灰白白,而阿旺穿著的黑色西褲,現在的顏色跟旁邊灰色牆壁看來十分相似,驟眼一看,阿旺仿如沒有了下半身。

「頂!有圖有真相,我都話佢係鬼嚟架啦!」我大笑著。

「點搞呀?佢冇腳事小,呢張我冇咗個身事大呀!」Kinki指著另一張照片上的她,她今天穿了黑色上衣,我們幾個看了立即瘋狂大笑起來。

「雖然好搞笑,但都要諗計搞掂佢!」Google說。

「唓!咩屎買疊紙太柒,關我哋咩事?」阿傑說。

Google收起了笑容:「其實我哋點都死,Max一係唔認疊紙係佢買,一係就話幫咗我哋買,係我哋唔一早試下印先。」

「唔使擔心,快啲揾下邊個同事個位有黑色marker啦!」我心生一計。

「我知!我見過阿旺用黑色marker!」Kinki說。

「趁佢而家唔喺位,我去佢個位揾。」阿傑話未說完就一枝箭般跑去了,可是不消半分鐘,他邊喘氣邊似是快笑死的樣子跑來,手上握著三枝黑色筆。

「醒!揾到三枝咁多!」Kinki快手把筆奪過來,但旋即大叫起來:「喂,乜痴立立嘅?」

阿傑說:「佢成個位都好污漕,枝筆一定沾滿佢啲頭油!」聽得Kinki不停用枱頭的消毒噴霧洗手。


「重有,佢枱下面有鐘乳洞……」阿傑邊忍笑邊說。

「咩鐘乳洞?」Google問。

「我揾佢櫃桶時發現佢枱底好多一pat pat嘢,我諗佢平時撩完鼻屎就……」阿傑掩著鼻說。

「咦!好核突囉!」Kinki尖叫著。

「喂,遲啲先講個鐘乳洞,Google同Kinki快啲用marker畫返頭髮同黑衫黑褲畀啲人先啦,阿傑你繼續去影相。」我掩飾著對鐘乳洞的好奇心道。

「知道,鐸哥!」阿傑說。

「唉!我唔小心畫到阿旺個頭成個假髮咁呀!」Google拿著筆大喊。

「戴假髮唔緊要,最緊要畫返條現袋褲畀佢!」我說。

「呀!畫件靚衫畀自己先!」Kinki揮著筆說。

「哈哈哈哈……」

想不到,在這個派對中,我們也找到了另類樂趣,在一遍歡笑聲中完成。

有人說,有些管理層故意當奸角,讓下屬更團結、工作更和睦,你相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