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13. 大鑊

日期:2017-01-16

「其實條友有冇腦架?竟然叫我哋IT部拍片剪片,重要影相印出嚟剪裁扮即影即有相?」會議過後回到IT部,阿傑率先爆發起來。

Google問Ray:「我哋真係要聽Jerry枝笛?」

Ray笑了笑:「我覺得冇乜問題喎!Jerry係老細由出面大公司挖角過嚟,見識都比你哋多,我覺得佢提出嘅都好合理。」

Google沒有答話,面上卻明顯掛著一副「Are you serious?」的表情。

Ray拍了拍手掌:「而家我哋要立即定過張禮物清單,就由阿鐸你lead住Google、阿傑做。至於Jack,你要研究下拍片剪片。」

「嗯。」這一次,連一向支持Ray的Jack,都似是猶豫地回應著,而我們三個則以沉默回應。

Ray說罷離開了辦公室,阿傑不禁問Jack:「喂,點解Ray好似好撐Jerry咁?Jerry擺明剃佢眼眉架喎!」

「我都唔知,明明Ray係老細個叔仔,點解好似對Jerry咁退讓?」Jack苦惱地說。

「抑或,佢真係buy Jerry所講嘅嘢?你知其實Ray都……」Google顯得欲言又止。

Jack竟面露窘色道:「我知,Ray都唔係真係叻吖嘛,佢靠關係先做到呢個位,我又點會唔知?」

「衰仔!咁你又成日擦佢鞋?」阿傑大力拍打了Jack的肩膊。

「因為……Ray於我有恩。」他尷尬地頓了一頓,又道:「當年我大學畢業揾唔到工,喺黃金度幫人砌機,嗰時Ray過嚟買嘢識咗我,之後就請咗我;如果唔係佢,我重係喺電腦商場日日好似工廠咁砌緊機!」


「所以你唔係擦佢鞋,你係真係感激佢?」Google問。

「嗯。」

「唉!點都好啦!而家搞到我哋要under Jerry,Ray又唔反擊真係好大鑊喎!」阿傑大聲嚷著。

我無意識地擺了擺手,道:見步行步啦,反正點都要做。

十個有十個低智上司,在提出不合理要求後,都希望下屬不要問、只要做;而十個有九個下屬,除了照做就別無他選。

雖然我們照著Jerry的意思去做,但內心已開始對他和Ray不滿了,當然,我們也很痛恨阿旺。

很快到了聖誕節前兩天,製作部那誣害了Betty的Max突然跑了過來IT部,然後扔下了一疊A4紙張在桌上說:「唔好話我哋唔幫手,我買咗靚紙畀你哋喺party嗰日影即影即有相。」

「噢!唔該晒你呀,Max!」Ray臉上堆出了笑臉。

「號外號外!」突然,Google又從電腦發來了訊息。

「快!」阿傑只回覆了一個字。

「原來Ray、Jerry同阿旺呢排成日一齊食lunch,好似好Friend咁!」Google說。

我說:「咁睇嚟Ray唔介意被Jerry lead住,而且真心buy佢!」

「咁就真係大鑊啦……」Google在訊息後加了個哭泣的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