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7. 對話

日期:2017-01-06

在香港,有些工種的工作範圍可以很闊,例如IT,所有有關電器的問題,由電腦至電燈,都是IT人負責;而HR,所有有關人的問題,由招聘至部門的工作效率,都可以由HR負責;可是,IT人可以不懂修理電話,做HR的人也往往不懂該部門的工作是如何做,那又如何評訂效率高低呢?

「Aaron,我唔係好明咩意思,不如你講清楚啲。」我用手輕掩著口鼻,裝成在思考的樣子,其實我是希望這樣能阻隔部分撲鼻而來的臭氣。

「我意思係,你覺得公司邊個最阻住地球轉?」阿旺深沉地看著我。

「Aaron,我只係嚟咗公司一個月,暫時都未夾晒啲同事做嘢,你覺得我可以答到你?」

「Relax!阿鐸,我只係想你用直覺講我知啫,你唔使分析咁多嘢!嚟!你唔使怕尷尬,喺紙上面指嗰個同事出嚟,就喺你夾過嘅同事入面揀個都得!」

「唔好意思,我只係夾過IT部,真係答唔到你。」我冷冷地道。

「刮刮刮」!他不停猛力地抓頭皮,皮屑又飛到了桌上。

他邊抓邊說:「咁樣,我會理解為,你覺得阻住地球轉嘅人就喺IT部。」

他的話令我異常震驚,我大聲道:「你要咁樣斷章取義?」

他笑了笑,然後用他骯髒的手指敲了敲他的手錶:「唔該晒你,阿鐸,我問完。」

我錯愕地看著他,他急促地站起並走過去把會議室的門打開,我見到阿傑已經在門外了。

「唔該晒阿鐸,你放鬆啲唔使咁緊張,返埋位飲啖水先。」阿旺故作友善,邊說邊迎了阿傑進來。

當時我著實想不透他要做甚麼,我硬生生地吞下一口氣離開了會議室,他也快速地關上了門。

我疑惑地回到IT部,Google見我回來立即拼命敲打著鍵盤,當我回到電腦前,已收到他的訊息:「條友臭到我差啲嘔呀!」

雖然他說的是事實,但我卻暫時沒心情討論這個,我急不及待問他:「阿旺同你講啲咩?」

「條友問我公司邊個位最影響工作效率,佢都痴啦線!」

「咁你有冇答佢?」

「冇呀!我話我唔舒服諗唔到嘢!屌佢老母,係咁用口氣同頭皮去摧毀我意志!」

「你話唔舒服,佢就放你走?」

「唔係呀,佢無啦啦喺張紙度逐個人名指,叫我如果佢指中影響成公司效率嗰個就點頭。」

「咁你點?」

「佢指指下,我特登發出啲想嘔嘅聲話我真係好唔掂,咁佢又見夠鐘就放我出嚟囉!佢話遲啲再問我喎。」

「哈!你都得架啦!Google,你覺得條友想點?」

「我唔清楚,不過佢頭先指人名嗰時,第一個係指住Ray,可能我多心,但總覺得有啲唔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