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6. 初次會面

日期:2017-01-05

很多人以為自己每天在為事業拼搏,但其實大部分人擁有的都不是事業,而只是職業。「職」的左面是一個「耳」字,一看而知就是聽從指令去做,說到底,你只是聽指令的奴隸吧了。

回到公司不久,Google便到了會議室去見阿旺。

阿傑慌張地傳了個訊息過來道:「死啦!鐸哥,我哋係唔係都會畀人炒?我哋成日都咁得閒!」

我故作輕鬆地回應他:「唔會嘅,公司請我返嚟都未夠一個月,應係有嘢安排畀我哋做嘅,點會無啦啦又炒?」其實我心裡也很是擔心。

看著牆上時鐘的分針慢慢地移動,Google已進去半個多小時了,我和阿傑在出面卻完全沒法得知內裡的狀況。

好不容易等到兩點五十五分,我忍不住站起來,跟阿傑交換了一下眼色,便逕自向會議室走去。

會議室的門緊閉著,我站在門外完全聽不見阿旺或Google的聲音。

看看手錶,還有一分鐘便四點了。

「咔」!會議室的門突然打開,出來的是Google,他的面色異常蒼白,一出來便對我翻了個白眼。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他突然狂咳了幾聲,就擦過我身邊走了。

「阿鐸!」我沒有空再理會Google,因為這時阿旺已在寬大的會議室中向我打招呼。

我莫名緊張地屏著氣進去,關上會議室的門。

「你都幾準時,重喺會議室門外等,唔錯唔錯。」阿旺笑著說。

我乾笑了幾聲,然後坐了在他對面,就在這時,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在我倆之間的黑色會議大桌上,竟然佈滿一點一點白色的奇怪東西。

然而就在瞬間,我知道那些是甚麼來的了,因為我聽到「刮刮刮」的聲音,當我抬頭一看,阿旺正起勁地抓著他的頭皮,而他的皮屑就像雪花一樣飄到了桌上……

我被眼前景象嚇得沒法反應過來,阿旺便開口道:「作為公司嘅HR,今次叫你嚟,我係想了解一下你對公司嘅睇法。」

這時,我大概明白Google剛才為甚麼會有那個神情了,因為阿旺開口說話的時候,他的嘴角發出了一種中人欲嘔,像腐爛肉類的氣味!

我幾乎感到自己的面色變得不太好,就在此時,阿旺按著一張紙推到我面前,這時我看到他的指甲上滿是黑色的污垢;我只能說,如果這不是一篇寫實小說,我會以為眼前的阿旺是一隻喪屍!

我勉力振作了一下,把目光從他的指甲移到紙上,上面是全公司的員工清單。

他開口解釋道:「我想了解下公司員工工作流程同埋效率問題,請問你覺得成個流程中,邊個位令大家效率咁慢?」

「吓?」我內心震驚了一下,他這個問題,是莫名奇妙地預先假設了員工工作效率很低,不是太奇怪嗎?不,這一點都不奇怪,舉凡老細都會覺得員工工作太慢,只要他們效率提升,公司便可以賺更多錢了!而眼前這位HR,想必是聽從老細指令,要看看如何把人力資源用得更盡!

我呆呆地看著他,心中反覆想著他剛才的說話,與此同時,他的嘴角竟奇怪地泛出一種令人不太舒服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