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4. 的士上

日期:2016-09-04

我看一看的士的電子時鐘,原來已快半夜3點了。

的士很快上了龍翔道,這時我的心情才稍為放鬆下來。

的士在高速公路上快速前進,這時司機突然打破沉默:「先生,我唔係話你飲咗酒。」

他突然說回剛才的事,令我十分愕然,是以我只發出「吓?」的一聲。

他接著道:「我係話你氣色好差,好似撞完嘢嚟。」

我不禁緊張起來:「司機大佬,你識呢啲嘢?」

「唓!唔使識都睇得出你唔妥啦!」他邊說邊轉了下軚盤,過了右面的快線,然後又說:「我哋呢行,都見唔少架!」

「咁……咁我又應該唔係撞嘢嘅,應該係我自己拾下拾下錯過咗班尾班車唓。」我遲疑著試圖安慰自己。

「你諗下,頭先一啲怪事都冇?」他壓低聲音道。

我的腦海不禁浮現出那在2號月台掠過的人影,那似乎有甚麼異樣的三個「跳舞的肥婆」,那在我身後大堂傳來的「格格」聲,還有……還有一開始職員奇怪的話:「要搭車?」、「重有時間,慢慢。」

現在回想起來,他的說話確是十分奇怪,當時是半夜2點多,按道理都已沒有尾班車了,為何他說「慢慢」?

想到這裡,我整個人又再繃緊起來,以致於一時沒有回答的士司機的話。

他猛地踏了油門,的士以時速100公里在限速70 的公路上飛馳,然而他仍有空檔跟我聊天:點「唧?諗諗下件事係唔係好怪呢?講嚟聽下,我最鍾意聽鬼故。」

「唔……唔一定係鬼嘅……」我繼續安慰自己。

「講啦!唔講冇得討論喎,哥仔!」他打斷了我的說話。

我吞了一下口水,開口道:「好啦,係咁嘅,今晚我電話冇電,所以唔知時間,以為尾班車未開……」

我用了十分鐘,盡力把方才發生的事仔細說出,他聽完後,一時沒有回答,以致車廂沉默得有點可怕。

過了半晌,我按捺不住問:「喂,唔好唔出聲,又話講完討論嘅?」

經我一問,他才回答我:「哦!鎖你鎖你,我諗緊以前聽過件事。」

「嘩!屌!我噴咗咁多口水講件事,原來你自己喺度想當年,都冇聽我講嘢?」

「喂,講還講,唔好屌屌聲!我係一個斯文嘅的士司機。」

「咁你想乜撚嘢當年呀?」

「你講粗口我打冷震呀!慘過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