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奇行種】


2. 警告信

日期:2016-12-29

有沒有人曾經以為,當自己工作十多年後,便會變得面面俱圓,面對困難時從容不迫,又或是把一切荒謬都看開了?這件事在我身上從來沒有實現,在這間公司的六年裡,我一次又一次地被震懾得懷疑眼前的同事要不是外星人,就一定是奇行種,反正就沒可能是地球長大的生物。

「阿鐸,你而家係唔係諗緊點解IT部要負責搞party?」Google托了托眼鏡問,他似乎是一個聰明人。

「搞party好吖!好玩!」阿傑笑起來像個白痴。

「係!我哋公司好casual嘅,全部同事都好friend, 大家幫幫手冇所謂啦!」Ray說。

Jack說:「冇錯!大佬Ray講嘅唔會有錯!咁啦,不如我而家抵得諗啲,出去幫手買咁啲獎品先啦!」

Ray面露欣賞神色,道:「唔該晒阿Jack。 阿鐸,咁一係你坐埋自己位,睇住啲file先,我都要去後樓梯叉電。」他邊說邊做了一個抽煙的動作,然後就和Jack出去了。

我回到座位打開電腦,不一會就收到一個訊息,是來自公司內部用作溝通的軟件。

我點開來看,原來是Google,他送出了一個這樣的訊息:「係唔係好奇怪點解IT部要搞聖誕PARTY?先唔好奇怪住,畀個求生錦囊你:

1. 千祈唔可以得罪HR個Betty,條友以為自己係老細

2. 唔好睇阿Ray笑笑口,其實佢天生A字膊,而且係老細個叔仔

3. Jack係擦鞋仔,阿傑係傻仔,我係乜你慢慢會知

4. 呢度好多人都係皇親國戚,慢慢你會知

5. 唔好奇怪我喺呢個公司內部軟件講啲咁嘅事,我轉頭就可以自己刪除返個對話內容」

我望著螢光幕中的訊息,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只管簡單地回應:「謝謝。」

作為初入職的員工,而且好歹我是Google的上司,我實在很難不懷疑他這個訊息是不是別有用心。雖然我過去都是在小公司工作,但我總不至於不懂得防備。

「咯咯咯」是一陣高跟鞋的聲音,進來的是剛才那位HR;我以為她是來找我,她卻一直走到阿傑的座位放下了一封信。

「Betty姐又派警告信啦!」坐在我旁的Google輕聲說。

只見阿傑一臉不高興,而Betty則話都沒說一句就又踏著高跟鞋離去了。

「阿傑,你又衰乜?」Google問。

「唉!遲到20秒,就要浪費張紙印封信畀我!」阿傑沒好氣地說。

「咩話?遲到20秒都要警告信?」我不禁說。

「係呀!阿傑你都戇鳩嘅,你遲少少叫我改返個紀錄咪得囉,冇人覺嘅!」Google瞪了他一眼。

我還未回應,門外突然有個女人壓低聲音探頭道:「喂!Ray同Jack唔喺度?」

Google揚了揚眉:「Cleared!入嚟啦Kinki!係唔係有嘢八?」

Kinki懾手懾腳地進來,望了我一望問:「新同事?」

我站起來道:「係,我係阿鐸,新嚟嘅Project Manager。」

Kinki答:「我係Kinki,係製作部嗰邊嘅。」她說完立即望一望Google,Google說:「唔怕!我感應到佢係自己人。」

Kinki皺了一下眉,卻又隨即難掩興奮地道:「喂,有好戲!我個新阿頭同Betty頭先喺度嘈!」

Google立即坐直了身子:「咩事?位置、原因立即講出嚟!」

Kinki一臉緊張地說:「我個新阿頭咪成日下晝先返工嘅?佢頭先收到警告信,當場捉住Betty嘈!」

阿傑猛地站了起來:「喂!我都收到信喎!佢哋點嘈法?」

Kinki說:「我新阿頭Jerry拍晒枱,問Betty知唔知佢成日加班,知唔知夜晚做嘢先高效率喎!」

「哇!佢邊有加班?我睇過佢出入紀錄啦,成日都下晝一、兩點先返,夜晚八點前一定鬆人,計落工時重少過我哋呀!反而我哋成日加班就真,但就照畀HR管住一定要十點正返到!」Google說。

老細眼中,準時上班、加班是勤力;偶爾遲到、每日加班是白支人工;準時上班、不加班是冗員;至於Jerry是哪一種,就要看下去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