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3. 逃出?

日期:2016-09-03

我凝視著中央那路軌,不知怎的莫名地感到一陣寒意,月台亦安靜得令我有點耳鳴,我抖擻了一下精神,向著往大堂的電梯跑去。

當我抵達月台時,大堂的時鐘顯示著2點33分!換句話說,月台那時鐘沒有故障,現在確已過了尾班車的時間了!

我無奈地向閘口走去,當走過那三個「跳舞的肥婆」時,我總覺得有甚麼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我順利來到閘口拍卡想離去,卻赫然想起,方才那職員已把閘子鎖上了!

想到這裡,我又開始緊張起來,彩虹站有A、B、C三個主出口,每個出口又再細分成不同的出口,我花了十分鐘跑遍每個出口,但每一個都是鎖上的!

「有冇黑仔成咁?手提電話又冇電……」我呆站在最後檢查的C2出口前喃喃自語:「唔通今晚要瞓車站?」

我累得倚坐在c2閘子旁的地上,大力拍打著閘子,同時大聲吼叫起來:「有冇人呀?屌你老母!」

「格格格格……」突然,在樓梯下大堂的方向,即是我剛才來的地方,傳來了奇怪的聲音。

我不禁扶著牆壁站起來,空無一人的月台,為何會有聲音傳出?

我猶豫地拖著腳步走了四、五級樓梯,「轟!」我背後突然傳來了巨響,我猛地回頭一看,一個男人正氣急敗壞地看著我,而出口的閘子被他打開了!

我管不了大堂那邊的「格格」聲,向男人走近了兩步,才在夜色中發現他就是剛才那地鐵職員!

「你唔係坐車就唔好衝入站啦!好彩我喺出面煲煙聽到你敲閘啫!」他以責備的語氣說著,卻令我莫名的生氣。

「屌你咩?我係想坐車,但冇車吖嘛!你冇車就唔好放我入站啦!」我把剛才的緊張感變成了憤怒。

「總……總之冇車啦!邊有人成點幾兩點話要搭車,用下腦都知啦!」他從口袋拿了枝香煙出來,自顧自在點煙。

我把手伸到後方摸了摸自己的腦門,想想自己也真是的,跟Coco約會到不知時間,手機也正巧沒電,現在不用在車站過夜,已是萬幸了吧。

我蹣跚地離開車站,甫一踏出閘外,那職員便急急地把閘子又關了起來。

我呆立在彩虹半夜的街頭,不知是因為夏天迎面的熱風,還是剛才的經歷,我的額角滲出一滴又一滴汗珠。

街上莫說是行人,連車輛都很少,大概我還有少許運氣,在我等了十分鐘後,終於截到了一輛的士。

而就在我等的士期間,那地鐵職員坐在閘前的地上,一邊抽煙一邊奇怪地瞪著我;不過我也管不了那麼多,當我急急擠進車廂後座時,那看來約50多歲的司機回頭道:「哥仔,你面色好差喎!冇咩嘢嘛?」

我勉強笑了一下:「放心,我冇飲酒。」我頓了一頓道:「荃灣綠楊新村吖唔該。」

他沒有回答便轉過身去開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