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20. 少女

日期:2020-08-01

「師傅,啲凡人太可惡啦!」女法師說。

「唉,我哋一定要竭盡所能,唔可以再畀當年嘅事重演。」一把少女的聲音嘆了一口氣。

「知道,師傅。」

這樣聽起來,少女竟然是女法師的師傅。

少女說:「呢幾十年嚟,辛苦你啦。見你間房仍然係呢個佈置,師傅好明白你心情。」

「我……我真係好痛恨白心婷,令我失去我嘅最愛。」

「好彩嘅係,當年呢個女人最後都得到報應。」少女冷冷地說。

「全靠師傅你幫我報仇殺死嗰個賤女人,重畀我跟住你學法。」

聽到這裡,我向在地面的華叔等人做了個手勢,然後小心翼翼地跨過窗子走進了屋中,而華叔他們也陸續爬了進來。

時叔攝手攝腳地走到開著的房門前,從背包慢慢取出一個小鏡子伸向外面,試圖察看少女和法師的位置。

我也擠到了他身邊,低聲說:「你無啦啦又會有鏡嘅?」

「我成日都袋塊鏡喺身架啦,話晒我係一個靚仔嘅的士司機。」他輕聲說。

阿亮白了他一眼,問他:「咁出面咩環境?」

時叔抿了抿嘴唇,把食指豎了在嘴巴前,然後細語:「我見到象仔坐咗喺地下面向我哋,而女法師同一個又係著白袍嘅女人就背向我哋。」

聽他這麼一說,我們都稍為放心。

這時,女法師嘆了一口氣:「唉,師傅,我真係好想時光可以倒流,好想誠俊可以返嚟我身邊。」

「過去嘅事已經冇辦法挽回,而家最緊要係目前要解決嚟咗陰間嘅嗰班人。」

只見女法師摀著臉,似乎沒有把少女的話聽進耳內,聲音有點顫抖地說:「當日誠俊畀白心婷呢個賤女人迷惑,唔理人鬼殊途,竟然成日去人間,無論我點勸,都唔返嚟我身邊……」

女法師一直嗚咽著說下去,原來她在若干年前在陰間有一個情人名叫誠俊,還已經發展到同居的地步。誠俊本來對她很好,事事遷就,甚至睡房都佈置成女法師喜愛的粉紅色調,但是有一次,誠俊到人間偷偷探望親人時,竟然遇上他曾經暗戀的中學同學白心婷。

原來白心婷的心思也一直向著他,只是在誠俊車禍身亡後,強行把情感都收了在心底,因為心中的縴絆,白心婷在人間能看到誠俊的鬼魂。

二人在人間重逢,愛火瞬即燃點起來,也不理人鬼殊途,誠俊竟拋棄在陰間相伴多年的女法師,好幾個月都留在人間,女法師忍受不了,跑去人間找誠俊,卻被他趕走。

這樣的日子過了半年,有一天,女法師回家時,竟見到誠俊躺了在他們粉紅色的床上。

女法師以為情人終於回來自己身邊,高興得撲過去想抱住他,但竟見他面色蒼白、精神萎靡。

原來誠俊跟白心婷太長時間在一起,互相影響了對方的磁場,誠俊本想先回陰間休養,但一切已太遲,過了兩天,他就在女法師的床上煙消雲散。

女法師當年還未有學法,她對白心婷痛恨萬分,便去人間騙白心婷說誠俊要在陰間見她,當到了陰間後,就花錢請來法師用木劍把她殺掉了。

像白心婷這樣被木劍殺死的人,她的靈魂並不會留在陰間,而是會化成碎片,永遠不可以轉世。

「誠俊就係咁畀個女人害死,佢死一萬次都唔夠。」即使事隔多年,女法師說起來仍是咬形切齒。

聽到她這樣說,我不禁想起阿晴對我的一番說話,的確,我們如果不願放棄內心的執念,勉強要走在一起,最終只會為彼此帶來傷害。

我看看阿亮,他也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知是不是想起他的太太阿秀?

可是我們的思緒很快便被少女的說話打斷,她說:「所以我哋要快啲殺死呢啲嚟陰間嘅凡人,唔可以再畀悲劇發生。」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