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8. 女法師

日期:2020-07-30

「你見到我老豆同象仔?」我問那個兄弟。

「係呀!重有個著白色長袍嘅女人!」他說:「佢哋好似有啲爭執咁。」

「著白色長袍嘅女人?」時叔看來若有所思,接著突然很驚慌地說:「華叔!會唔會係……」

華叔也震驚地說:「女法師?」

「格格格……」時叔一臉惶恐:「諗諗下應該唔會嘅,其他女人都可以著白色長袍嘅。」

「邊個係女法師呀?」我問。

「唉,」華叔搭著我的肩膀道:「邊行邊講啦。」

我們離開雜貨店,跟著那個兄弟去找父親和象仔。

華叔和時叔沿途向我們說起女法師,原來上一次時叔與象仔闖進鬼門關時,遇上了一個陰間的女法師。在人間,法師的職責是捕捉、驅趕或消滅闖進人間的鬼魂,而陰間的法師就正好相反,他們負責對付闖進陰間的人。

那次幸好得到華叔的兄弟保護,不然時叔和象仔可能都會命喪陰間。

我們很快來到奈河邊,那兄弟疑惑地說:「奇怪,頭先佢哋明明喺度。」

但現在奈河邊已完全看不到父親和象仔的身影,到底他們去了哪裡?

我著急地東張西望,然後大叫:「老豆!象仔!」

阿晴見狀也學著我在呼喚他們。

我們幾個在奈河附近分散進行搜索,可是過了大半小時,仍是找不到他們。

「如果佢哋真係遇到女法師,咁真係凶多吉少!」我憂心地說。

時叔道:「都係架,上次我同象仔都唔夠佢打,我重曾經被女法師把劍刺到,受咗少少傷。」

他愈說我愈擔心,便像瘋子一樣捉著街上路人問:「你頭先有冇見過一個老伯同個後生仔,重有個著白色長袍嘅女人一齊?」

我接連問了十多人,但都沒有半點消息。

華叔嘆了一口氣:「沒法子,我剛叫兄弟周圍去搵,不如我哋返你老豆屋企再睇睇,我想睇下有冇多啲線索。」

「但係……」我滿是擔憂。

阿晴緊牽著我的心道:「華叔都講得啱嘅,又或者同佢哋一齊嘅唔係女法師,可能佢哋已經安全返到屋企呢!」

阿晴溫暖的語調,令我總算冷靜了下來。

「行啦,返去睇下。」阿亮也拍拍我的肩膀說。

我們一行人向父親家的方向走去,中途時叔指了指街上的黑衣人說:「你睇下,佢哋都係華叔嘅兄弟,有上百人幫手,一定可以搵到你老豆同象仔。」

「嗯。」果然,舉目看去,街上的黑衣人數目真的不少,不過我更加希望父親和象仔已安全在家。

我們五個人終於出現在父親家的門前,阿晴打開之前被我們關上的大門,旋即發出了「咦」的一聲。

之前我們明明把父親的手錶和象仔的手提袋隨便放了在一進屋後的地上,但現在那兩件東西竟然都在客廳的飯桌上。

父親回來了!

我高興地跑向屋內應該是睡房的地方,飛快地推開了房門,但我還未有機會踏進房門,便受到激烈的歡迎,迎向我的不是父親和象仔,而是向我刺過來的劍尖。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