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7. 失蹤

日期:2020-07-28

「你又喊乜?」是時叔的聲音。

我一轉身,便看到時叔和阿亮正躲在樹後。

「係愛呀!嗚呀!」阿亮又在哭:「我同阿秀都想有咁圓滿嘅結局。」

「喂,頭先你哋明明話咗唔會,而家又喺度偷望?」我沒好氣地說。

「吔吔吔,我哋話唔會匿喺草叢後面咋,冇話唔匿喺樹後面。同埋,我哋都係關心你咋嘛。」時叔無賴地說。

我著實拿這個老頑童沒法子。這時,阿晴拉了拉我的衣袖問:「點解你個朋友喊得咁傷心?」

我小聲在她耳邊說:「佢落嚟搵佢老婆,但佢老婆唔肯見佢。」

時叔搭著阿亮的肩膀道:「慢慢嚟啦!諗下點感動佢。」

「嗯,不如我哋上返世伯度搵返象仔先?然後我哋再一齊諗下辦法。」我說。

阿亮垂頭喪氣地點點頭。

我們從新回到父親所住的大廈,沿路時我跟阿晴說了阿亮跟阿秀的事,阿晴聽後若有所思。

我們一行四人步出電梯,卻竟見父親家的大門打開著。

「咦?」阿晴奇怪地叫了一聲。

就在這時,我發現象仔的手提袋在地上,旁邊還有一隻手錶,我認得那是我燒給父親的。

「老豆?象仔?」我立即走進屋內,可是一眼便看到內裡直無一人。

「哇,此情此景唔通係打劫?」時叔說。

「你都傻嘅,打劫嘅話,隻錶點會喺地下?」阿亮道。

「咁唔通擄人勒索?」時叔問。

父親和象仔的物品都在地上,大門又打開著,任何人一看,都猜得出他們是在匆忙中離開的。至於他們是自行離開,還是被帶著離開,就不得而知了。

「老豆、象仔出咗咩事?」我低頭呢喃著,然後抬頭問阿晴:「如果喺人間遇到呢啲情況,我哋可以報警,咁喺陰間有冇警察?」

阿晴點點頭:「有,但係你哋幾個同象仔都係非法入境,如果畀鬼差知道咗,我怕有麻煩。」

「係咁……」我努力地思考父親和象仔會去甚麼地方,或以遇上了甚麼事,可是卻不得要領。

時叔說:「冇辦法,只好返去搵華叔。」

我們把父親的手錶和象仔的手提袋都放進屋中,鎖好門後便急急離開大廈,前往華叔的雜貨店。

我的步伐不禁愈來愈急,甚至開始小跑起來,雖然還不知道為甚麼他們兩個會不見了,但我的心裡莫名地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們很快來到華叔的雜貨店,他正在門前悠閒地喝著中國茶。

他見我們急急趕到,還以為是要追問我母親的下落,我們還未開口,他便已氣定神閒地說:「唔好急,兄弟已經去查緊你阿媽嘅消息,等多一陣啦。」

「唔係呀,華叔,麻煩你幫下手!」我喘著氣說:「我老豆同象仔唔見咗!」

「吓?」他霍地站了起來,差點連茶杯中的茶都打翻。

我立即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他,時叔也著急地問:「會唔會係綁架?佢老豆間屋都幾大又戴金錶,重有樓收租。」

華叔揮揮手說:「呢度大把人有大屋啦,連泳池嘅別墅都唔少,要綁架點都輪唔到佢。」他摸了摸著下巴說:「感覺佢哋係突然見到啲嘢,然後好匆忙咁走……亦可能當中有一啲混亂事件,令你老豆隻錶都甩埋。」

「混亂事件?」我呢喃著。

「愈諗愈覺得件事唔簡單,睇嚟要我親自去查……」華叔說罷摺起了衣袖,就在這時,一個穿黑色衣服的兄弟突然跑了過來大叫:「華叔,奈河嗰邊有事發生,施斯然同象仔都喺嗰邊!」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