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6. 求婚

日期:2020-07-27

待他們走後,我和阿晴坐了在街角的長椅上,我牽著她的手說:「阿晴,我諗過啦,我真係好想娶你為妻。」

「我……」她垂下頭。

我立即微站起來,然後跪了在地上:「嫁畀我,我哋冥婚啦。」

當她還在生時,我也曾經這樣單膝跪了在她面前,送上鮮花和戒指,她當時羞澀地垂下頭說了一聲「好」,然後我擁著她,為她戴上戒指,快樂地憧憬著我們的將來。

現在,我也在等待她的一聲「好」,期待擁著她幸福地笑的一刻。

可是,她給我的答案卻不像我預期。

她雙手拉著我的肩膀,頭依然垂著道:「你起身先。」

我不明所以地看著她,她終於抬起頭看著我,她的雙眼雖然通紅,但眼神卻是十分堅定:「我唔想。」

我驚訝得張大了嘴巴,阿晴本來就是我的未婚妻,她不幸過身,我按原有計劃迎娶她,本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我從來沒有想過她會拒絕。

過了半晌,我才從驚呆中恢復過來,對她說:「阿晴,我真係好想延續我哋嘅緣份。」

她皺了皺眉,只說了四個字:「人鬼殊途。」

她輕輕把我拉起,讓我坐回她的身邊,我著急地問:「阿晴,你重愛唔愛我?」

她點了點頭:「愛,我好愛你。」

「係咁,我哋就結婚啦,你唔使擔心,我會安排好晒所有嘢。」

「我愛你,但我哋唔一定要喺埋一齊。」她定晴看著我:「你記唔記得頭先我喺彩虹花園講嘅說話,我話你畀我嘅幸福已經足夠我用。」

我有點激動,雙手抖顫著捉緊她的手:「我記得,但我唔明白,我哋可以一直幸福落去架。」

「只要你幸福,我就好幸福。」她慢慢移開了我的手,幽幽地說:「我唔需要,亦唔想牽絆住你。」

我伸手用力抱著她:「點解?我哋本來計劃好結婚,無論你生定死,我都會娶你!」

我大聲得幾乎是在咆吼,阿晴卻不知哪來的氣力把我推開,堅定地說:「我希望你嘅幸福係從新識過一個好女仔,拍拖、結婚、生仔……好好咁生活,你嘅太太求遠唔會係我。」

「阿晴……」

我本來還想再說甚麼,卻被阿晴打斷:「而我,我嘅幸福就係藉奈河水嘅力量,忘記所有生前嘅事,然後去投胎,度過另一個人生。」

「所以,你嘅幸福入面冇我?」我呆呆地問。

「愛一個人,就係想佢過得好,我哋兩個如果喺埋一齊,對雙方都唔係好事。」

「咁我以後……」我呢喃著。

她握著我的手說:「我成日去彩虹花園,因為喺嗰度我會諗起我喺人間最後嘅一刻,我好想提醒自己要放低你,去迎接我應該要行嘅路。」她頓了一頓續說:「好多謝你嚟見我,令我所有嘅遺憾都冇晒,有一種真愛叫放手。」

我好像有點懂得她的意思,但是我的心不想放下她。

「真正愛一個人,係希望佢幸福,畀佢行佢想行嘅路。如果你真係愛我,都請你好好生活,將我擺喺你心入面最深處嘅地方,一年拎出嚟懷緬一次就得。」她溫柔地微笑著看我:「我哋嘅緣份已經完結,我陪你走過咗幾年嘅人生,我嘅任務已經完成,而你嘅任務就係好好對待你將來嘅太太。」

也許,每一段愛情都有期限,不論多愛對方,我們都不可強求繼續,因為我們已擁有過對方給的幸福。

「阿晴,祝你以後幸福。」我點了點頭,我們抱著對方,感受最後一次的溫度。

「嗚……」我的身後忽然傳來了一把哭聲。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