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4. 彩虹花園

日期:2020-07-25

華叔、時叔、象仔和阿亮從草叢後跌了出來,全都一臉尷尬地看著我和阿晴。

「你哋……你哋一直喺草叢後面偷睇?」我無奈地問。

時叔和華叔異口同聲地說:「哈哈哈,我哋費事打擾你哋嘛。」

阿晴紅了臉問:「佢哋係……」

象仔微笑著走前:「堂嫂,我就係象仔。」

我補充說:「而呢幾位係華叔、時叔同埋阿亮。」

「嗯,你哋好。」阿晴向他們打了招呼。

「咁……而家阿晴帶我去搵老豆,我哋一齊去啦。」

阿晴領著我們在街上走,我牽著她的手,感覺又像回到了以前,真想所有事情都沒有發生,真想父親和阿晴都沒有死去。

「阿晴,聽講你成日去彩虹花園?你生前明明鍾意行商場多啲。」我問。

她笑了笑:「因為我去到花園,就會記得我最後喺屯門公園,你攬實我嗰一刻。」

「阿晴……」我的眼淚又差點要流出來。

「雖然要同你分開係好遺憾,但係同你一齊嘅日子,你畀嘅幸福足夠我用。」她垂下頭說。

我的內心百感交雜,再沒有說話,內心想著如何才可以繼續跟阿晴的緣份。

我們很快來到花園附近一幢大廈,乘電梯到達了十二樓。

「奇啦,我明明燒咗間獨立屋畀老豆,點解佢住大廈嘅?」我喃喃自語。

阿晴掩嘴而笑:「世佰將間屋放租咗,佢話佢鍾意住大廈。」

「叮噹!叮噹!」阿晴按了幾次門鈴,可是過了很久,都沒有人來開門。

「唉,」阿晴看著我說:「你返人間之後,記得燒部手機畀世伯,有時佢落咗街,我就搵唔到佢。」

我下意識地拍了拍額頭:「掛住燒屋、衫、傢俱,又真係唔記得咗燒手機。」

阿晴無奈地說:「咁我哋落樓下睇下,世伯有時會喺下面同其他阿伯捉棋同傾偈。」

於是,我們一行人又再回到了街上,來到幾株白色樹下,阿晴高興地指指前方說:「好彩!佢真係喺度。」

我看著她指過去的方向,一眼就認出父親,他正背著我在看其他人捉棋,看著他的背影,我的眼眶又不自覺地濕潤起來。

阿晴走過去叫了叫他,他甫一轉身便看到了我,他一臉驚訝,在見過王叔叔、華叔、阿晴之後,我已知道父親一定是誤會了甚麼,所以我搶先說:「老豆!件事唔係你諗咁,你唔使咁驚。」

阿晴也說:「世伯,我哋去嗰邊先講。」

我們走到一個沒有其他鬼的地方,我便立即說:「老豆,我未死,係象仔帶我嚟探你同阿晴。」

象仔也跟了過來打招呼:「伯父。」

「啊!象仔……」這時,父親也留意到還有時叔等人,他便問:「咁呢幾位係……」

「佢哋都係我朋友,全靠佢哋,我先識嚟搵你。」

父親聽完仍是有點擔心,他說:「阿仔,你咁樣落嚟會唔會好危險?」

時叔搶著說:「放心啦,我識路返去人間,唔會有問題。」

父親回答:「唔係呀,我之前睇過《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象仔上次嚟陰間又畀個女法師追擊,差啲命都冇。」

「上次因為我哋喺街度意外畀尿淋,突然現身所以先畀個女法師發現,佢話我哋凡人會影響鬼嘅磁場同健康;而今次我哋唔係喺街現身,所以應該唔怕嘅。」時叔說。

華叔也幫忙解釋:「而所謂影響鬼嘅磁場同健康,其實要長時間接觸先會有問題,你唔使太擔心。」

「係呀,你哋放心聚舊啦。」象仔說。

父親看來放下了心頭大石,但卻又垂下頭沒有正眼看我,他十分慚愧地說:「阿仔,好對唔住。」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