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3. 阿晴

日期:2020-07-24

我們擠進華叔的雜貨店,喝著從時叔背包拿出來的汽水,身體的疲勞總算稍為恢復過來。

華叔問了我們很多關於阿秀、我父親和阿晴的事,感覺過了數小時,一個華叔的兄弟探頭探腦地走了進來道:「華叔,我哋重未打探到施斯然同陳康晴住邊,不過有鬼話,有一隻好似係陳康晴嘅鬼,每日都會去彩虹花園。」

我聽罷立即說:「我諗未必係阿晴,佢最唔鍾意行公園,因為佢怕蚊又怕曬。」

華叔揚了揚眉道:「但係陰間又冇蚊又冇太陽。」

我旋即尷尬一笑:「又係喎。」

時叔伸了個懶腰:「咁出發啦,我哋去彩虹花園!」他稍呆了一呆便問:「喺邊架?」

華叔道:「等我帶你哋去啦。」

離開華叔的雜貨店,我們走在白色的街道上,經過了王叔叔居住的樓宇後繼續前行了十分鐘左右,來到了一個花園。

「又話彩虹花園,啲樹都係白色嘅?」時叔說。

的確,這裡就像是大雪中的森林一樣,連花朵也是白愷愷的,整個花園沒有半點色彩。

這個花園看來足有屯門公園那麼大,我急步走進去,想知道阿晴會不伯真的來了這裡。

花園中也有其他遊客,但我仍是快步走著,因為只要是阿晴的話,我深信我不用仔細看也能一眼認得出。

時叔、華叔、象仔和阿亮也依著阿晴的照片在花園中四處細看,希望幫忙找到阿晴。

我在花園中急速走著,突然一陣涼風迎面而來,數片雪白的樹葉飄了下來,樹下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她的長髮在風中飛舞,一襲白色長裙也隨風飄揚,臉上掛著溫柔的神態,像天使一樣美。

「阿晴。」我努力抑壓著激動的心情,輕輕地叫喚著她。

她猛地轉身過來,看到我在眼前,本來溫柔的神情瞬間變得十分震驚,她小跑過來撲在我懷裡,抬起頭激動地問:「點解你會喺度?你係點死架?」

我輕輕撫摸她的頭髮,安慰著她說:「我冇死呀,我特登嚟探你。」

她輕力地打了我的胸膛一下:「點會呀?你無啦啦點過嚟?」她問完後驚訝地說:「啊!我諗起你話你堂弟經彩虹站入過鬼門關,係佢教你嚟嘅?」

我點點頭:「係,我好掛住你。」

她的眼眶突然紅了,眼淚好泉水般湧了出:「我都好掛住你,我哋當日喺屯門公園都冇好好道別。」

「嗯,阿晴,好對唔住,因為我老豆嘅死,你先去屯門公園調查,最後你重……」我的喉間忽然像有甚麼東西塞著,眼淚不自覺地狂流下來,我大大地吸了一口氣後,才能勉強地帶著哭音說:「你重為咗救我而犧牲自己!」

阿晴大力地抱著我:「雖然我哋未結婚,但係我早就當世伯係一家人,你係我最愛嘅丈夫,為咗你,我咩都願意。」

「對唔住!對唔住!」我再沒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我真係想死嗰個係我,我接受唔到!」

她抬頭撫摸著我的臉,為我擦著眼淚:「傻瓜,我咁懦弱,如果死嘅係你,我諗我都企唔返身。」她溫柔地捉著我的手說:「你唔同,你好堅強,你一定可以好好生活落去。」

我像小孩一樣大哭著:「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所有嘢都唔再發生就好啦。」

「傻瓜,時光倒流只有喺科幻小說入面先會發生。」她溫柔地說。

「阿晴,」我俯身把額頭靠在她的肩上:「我哋重可唔可以喺埋一齊?」

她拍拍我的肩,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道:「我哋去搵世伯啦,佢見到你一定好開心。我同佢成日都見面,每個星期都去飲茶。」

「好多謝你嚟到呢度都繼續照顧我老豆。」我說。

她再擦了擦我臉上的眼淚道:「唔好喊啦,你咁樣我好心痛。」

我點點頭,重重地舒了一口氣,努力地收拾心情。

我和阿晴牽著手,想轉身之際,背後突然傳來了幾下怪聲:「哇!」「啪!」「呀!」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