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2. 原因

日期:2020-07-22

我們沿奈河走回去,從陰暗的天空走到了晴朗的白色天空下,阿亮一直默不作聲,象仔關切地問:「阿亮,你打算點?」

「我都唔知,但我知道我唔會放棄阿秀。」他突然抬頭紅著眼問我:「獅子山,你頭先話等阿秀冷靜啲再諗辦法,咁你有冇咩諗法?」

我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道:「其實我可能知道阿秀點解唔肯見你。」

象仔好奇地問:「唔係因為嬲咩?」

時叔嘆了一口氣:「象仔,你始終都重後生,你堂哥係有經歷嘅男人,洞察力真係唔同啲。」

「即係點呀?」象仔問。

「我諗我都知道原因。」時叔看著我說:「係因為阿秀佢……佢唔想阿亮見到……」

我見時叔猶豫不決,便接著把話說下去:「佢唔想阿亮見到佢車禍後嘅樣。」

阿亮甫聽完我和時叔的說話,眼淚就失控地狂流下來:「傻婆,當日我搞佢嘅身後事時,明明搵化妝師化好咗,就算化得唔好,我哋兩公婆嚟,我唔會嫌棄佢。」

「唉,有時女人就係咁,佢覺得自己唔靚,唔想畀你見到。」我說著的時候,不禁想起我的未婚妻阿晴。

「我覺得有啲奇怪,」時叔望向象仔說:「你記唔記得上次我哋嚟陰間,見到我當年被劈死嘅兄弟阿達,阿達死時啲腸都飛埋出嚟,但係我哋見到佢時,佢乜事都冇。」

象仔回答:「係呀,咁又點?」

阿亮即時便明白了時叔的意思:「所以阿秀冇理由重係車禍時個樣!」

我和象仔也驚愕地道:「係喎!」

時叔皺著眉:「唉,就等我出手,去調查出當中嘅原因,睇下可唔可以幫到阿秀。」

「點查呀?」我問。

時叔用食指敲一敲自己的太陽穴道:「就梗係……返去問華叔啦!」

「唓!」

我們一邊鼓勵阿亮,一邊向華叔的雜貨店走去,來到店前時,只見有一群穿著黑衣的壯漢圍著華叔。

「哇!咩事?」我不禁緊張起來,但這感覺很快就消失,因為有幾個壯漢在看到時叔和象仔後,都熱情地打起招呼來。

「咦,咁快返嚟嘅?我咁啱搵緊啲兄弟幫手搵獅子山嘅老豆同未婚妻。」華叔也揮揮手說。

「華叔!求你幫下我老婆!」阿亮撲上前跪了下來。

華叔先扶他起來,再示意壯漢們去找我的父親和阿晴,然後才對阿亮說:「你起身先講。」

時叔代阿亮說:「華叔,我哋見過阿秀,但係點解佢個樣……個樣係車禍時個樣?以前阿達畀人劈死,我見佢時佢連疤都冇條好靚仔架喎!」

華叔說:「我聽兄弟講,阿秀住嗰度個天特別陰暗,佢個心一定充滿怨念,因為佢放唔低,佢心入面同外觀上嘅傷口都唔會好。」

「咁我可以點幫佢?」阿亮問。

「你要先知道你老婆個鬱結喺邊,係唔甘心就咁死?係唔捨得你?定係有咩仇恨或者悲傷未解決?」華叔問。

「佢都唔肯見我又唔接受我道歉,我可以點?」阿亮呢喃著。

華叔拍拍他的肩膀道:「有好多嘢急都急唔嚟,你係佢老公,我相信總會有辦法。」他想了一想又說:「係呢,阿秀而家住嘅屋,係唔係你燒畀佢架?」

阿亮點點頭:「係呀,係我燒畀佢,特登行勻全港紙紮舖,買間最大最靚嘅。」

華叔沉思了一會說:「佢肯住你燒畀佢嘅屋,應重有機會氹返佢嘅。不如咁啦,反正冇得急,你哋都應該攰,就喺我舖頭坐一陣抖下,同時等我哋兄弟,睇下有冇咩消息。」

他這麼一說,我才想起我們來到陰間已頻撲了好幾個小時,一陣倦意突然襲來。

「呵欠。」雖然我也急於想見父親和阿晴,但是現在也只好稍為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