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1. 阿秀

日期:2020-07-20

除了時叔的怪聲外,四周一片寧靜,就連奈河的河水也變得溫柔起來,沒有了湍急的水聲。

 我還未看清眼前那靜止的黑影是甚麼,正想走近一點之際,我的腳下突然「沙」的一聲傳來,嚇了我一大跳。

我定睛一看,原來我們的鞋子都踏了在一些物件上,發出了「沙沙」的聲響。

「咩嚟架?」我鬆開了牽著時叔的手,彎下身撿了一張奇怪的紙片。紙片只有半個手掌耶麼大,紙緣像是被燒過的呈現著炭灰色,上面模模糊糊有像是原子筆的痕跡。

「咦,係字嚟架喎。」象仔探頭過來看了看,很快便說:「上面寫住『月禾』。」

「咩係『月禾』?」我問,象仔聳了聳肩。

時叔說:「睇下,地下重有好多張呢啲紙仔。」

我們把小紙片都拾起後,便把它們拼湊起來,研究了一番後,象仔大叫:「唔係『月禾』!你哋睇下,原來係打直嘅『青秀正』!」

「『青秀正』?」我問,然後看看自己手上的一張紙片說:「我手上有個『何』字。」

時叔摸了摸下巴,端詳著他手上的幾片紙,然後說:「所有謎底已經被解開啦!」

我和象仔不明所以地看著他,他道:「你哋睇下呢種紙質,根本就係燒畀仙人嘅衣包嗰啲紙。」他遞上手上的幾片紙說:「嗱!個『何』字撼上面,中間係『青秀正』,加埋我呢幾塊喺下面……」

我們看他把紙片拼湊完,然後異口同聲地驚叫了出來:「何青秀正魂收用!」

時叔自信地道:「何青秀……就係阿秀。」

「點……點解佢個衣包嘅碎片會喺度?」象仔問。

就在這時,濃霧慢慢散開,本來在眼前霧中的大黑影終於略為可見,我喃喃道:「因為呢度就係阿秀屋企。」

眼前的大黑影,是一間別墅大屋,那色調和外形,跟平時紙紮燒給仙人的一模一樣,只是屋子變大了,材質也似乎不再是紙張。。

「係咁,阿亮係唔係入咗去呢?」象仔問。

「唉,」時叔嘆了一口氣:「你哋啲後生,真係唔夠我嚟,作為一個一眼關七嘅的士司機,我要講你哋知,阿亮就係大屋門前。」

果然,在薄霧下,我們終於找到阿亮,他正跪在屋門前,身體輕微捲曲著。

「阿亮!」我邊喚他邊走到他身後,卻見他整個人在微微抖顫,而且還聽到他的啜泣聲。

「阿亮……」我再輕聲問他:「發生咗咩事?」

時叔和象仔也來到他身邊,可是他仍然在哭泣。

我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安慰他,可是他突然以一把女聲大叫:「走啊!」他邊叫邊把頭部以360度轉了過來,這個頭上的不是阿亮的臉,而是一個女人,她的右半邊臉已血肉模糊完全爛掉。

「啊!」「哇!」「格格格格格……」我們三個嚇得各自發出怪聲,我更是跌坐了在地上。

突然,那個頭部又變回阿亮的臉,他大叫:「阿秀!阿秀!我係特登嚟搵你!」

女人的臉又出現,她泛著淚光道:「求下你哋帶阿亮走,我唔想見佢!」

女人說完這句話後,阿亮的臉變了回來,他半跪著撲在屋門前拍打著木門,哭著:「阿秀,我想見你!」

「係你欠我,係你令我一生都咁辛苦,嫁畀你係我一生嘅錯。」阿秀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阿亮大哭著:「係!係我錯!我求你原諒我!你開門畀我見下,我好掛住你,我好想當面同你道歉,你要乜我都可以燒畀你。」

阿秀冷淡地說:「我唔想見你,你道歉都冇用。」

阿亮低著頭狂哭,我們三人也不知如何是好,加上剛才被阿秀嚇倒,我們一時間也只能呆立著。

「求下你哋帶阿亮走。」阿秀的聲音又從阿亮的嘴巴發出:「我唔想見佢,唔想畀佢見到我咁樣,求下你哋幫下我。」

聽她這樣說,我突然好像明白了甚麼,便走過去拉起阿亮,對他說:「走啦!我哋等阿秀冷靜啲再諗辦法。」

阿秀的聲音變回從屋內傳出:「唔好再返嚟,我以後唔想見你。」

阿亮擦了擦眼淚:「我一定會再返嚟搵你,阿秀,我做過好多錯事,但係我永遠愛你,我哋永遠都係兩夫妻。」他說罷轉身離開,阿秀也沒有再說甚麼。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