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0. 天陰

日期:2020-07-19

離開華叔的雜貨店,我們跟著時叔在大街小巷間穿梭。

時叔果然是人肉GPS,我老是覺得街上各個角落都看來差不多,但是時叔卻能準確地找到對的路。

「時叔,你第日死咗落嚟,都可以做的士司機。」象仔又開始逗時叔玩。

時叔當然也奉陪:「你都白痴,死咗我重使做?到時你燒返幾幢樓畀我,我做富豪!」

「咁你而家對我好啲,吔吔吔。」象仔學著他的笑聲。

我們嬉鬧著來到奈河邊,便依華叔的說法沿著河岸一路向西走去。來了陰間這麼久,我發現這裡不只所有街道、物品都是白色,連天空也是白得刺眼,也就是說,這裡似乎沒有日夜之分。

不過,我這個想法很快就站不住腳,因為走著走著,天色突然暗了下來。

「啊,入黑啦!」我自言自語。

時叔卻一臉疑惑說出了我之前的推斷:「冇理由架喎,上次我哋嚟咗幾日,不論日頭定夜晚,個天都係好光。」

象仔也點點頭:「係,莫講話唔會更黑,連天陰落雨都唔會。」

「但係,而家個天真係暗咗……」

我話未說完,阿亮卻大聲打斷了我:「你哋睇下後面!」

我們轉身看過去我們一直走來的方向,那邊的天空明明是白色一遍,但我們這邊卻莫名地暗了下來。

「奇怪,只係我哋呢度係咁。」象仔呢喃著。

阿亮轉身說:「唔理啦!我要去搵阿秀!」

我們繼續向前走,天氣突然變差,強烈的冷風撲面而來。

「啊!」阿亮叫了一聲。

時叔回頭說:「大風啫,唔使慘叫下嘛,成個女人咁。」

我也回頭看他,卻見他臉色有點鐵青,我問:「阿亮,你咩事?」

他疑惑地問:「你哋頭先聽唔聽到有聲?」

「聲?風聲?」象仔問。

他四處張望:「唔係,我聽到阿秀把聲,佢話唔想見我。」

「吓?我哋咩都聽唔到,係唔係你心理作用呀?」我說。

阿亮搖搖頭:「我都唔知,可能我聽錯,快啲行啦。」

他說完這句,風突然完全停了下來,當我們以為終於捱過惡劣的天氣,眼前卻猛地罩起了濃霧,前方迷朦一片,眼前五米以外的景物已無法看清。

「啊!」阿亮又怪叫起來:「阿秀!阿秀!」

我們三個都緊張得異口同聲地問:「做咩呀?阿秀喺邊?」

阿亮沒有回答,而是撞開了我們,逕自向前方跑去,同時大叫著:「我聽到你把聲!阿秀!我想見你!」

我們著急地想追上去,可是事出突然,阿亮很快就在我們眼前的濃霧中消失。

「阿亮!阿亮!」我們大叫,可是卻沒有回應,我們都急得團團轉。

我突然想起在屯門公園中和時叔走失的情況,立即警惕地大喝:「大家!而家阿亮唔見咗,我哋三個更加唔可以走失!」

他們聽罷稍為冷靜了下來,象仔便說:「講得啱,而家我哋只見到幾米內嘅情況,阿亮唔見咗,外面又唔知有咩危險,我哋一定要喺埋一齊。」

「係咁,冇辦法啦,嚟啦!」時叔語調奇怪,然後把雙手伸了出來道:「我畀你哋拖住我啦!」

象仔一把拖了下去道:「X!你做乜臉紅?」

時叔羞澀地說:「嘻嘻,我隻玉手淨係畀我老婆拖過架咋,而家為咗唔走失,明益你哋啦。」

我白了他一眼,也用力拖著他說:「行啦。」

我們在濃霧中沿奈河繼續急步前進,同時叫著阿亮的名字。

「X!阿亮到底去咗邊?」我不禁說。

這時,一大個黑影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時叔的喉間又發出了怪聲:「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