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9. 阿秀

日期:2020-07-14

眾人向王叔叔道別,感謝他的幫助後便重新向華叔的雜貨店進發。

果然,街上的鬼現在都看得到我們,我們也沒法穿過他們的身體了。

繞過好幾個彎後,我們終於站在華叔面前。

仍在店外乘涼的華叔,看見時叔和象仔來到,疑惑地迎了上來:「你哋落咗嚟嘅,唔通……」他沒有說下去,而是拱了過來嗅了嗅:「啊!有尿味,應該未死。」

「吔吔吔,華叔,你近來幾好嘛?」時叔問。

華叔笑容滿面地說:「好好呀!我三個女生活得開心,我就開心,我間中都去車站搵佢哋傾偈。」

「三個女?車站?」阿亮喃喃自語。

「呢位係……」華叔問阿亮。

「佢係我哋朋友阿亮,」象仔說罷又指了指我道:「呢個係我堂哥施旨山。」

我揮了揮手打招呼,阿亮在我耳邊呢喃:「車站嘅三個女係咪即係……」

「哈哈哈,係呀,」華叔爽朗地道:「你哋搭車嚟時,都應該見到我三個寶貝女啦!佢哋負責操控來往鬼門關嘅列車,而家重做埋彩虹女神,真係又靚又叻!」他說起三個女兒,立即眉開眼笑起來。

「叻就幾叻嘅,咁肥都跳到芭蕾舞,至於靚就……」阿亮壓低聲線說。

「吔吔吔,」時叔邊怪笑邊閃身站了在阿亮前面,然後回頭低聲說:「講少句冇人話你啞。」

幸好,華叔好像聽不到阿亮的說話,他問:「係呢,你哋點解會嚟陰間?」

「華叔,我哋想搵幾位故人。」時叔說:「想睇下你有冇見過佢哋。」

「哦?有冇佢哋啲相?」華叔問。

阿亮立即打開手機,找到他太太阿秀的照片;而我也早有準備,從口袋取出了父親和未婚妻阿晴的照片。

華叔仔細端詳著我給的兩張照片,過了一會便搖了搖頭:「我冇見過佢哋,佢哋係你邊位?叫咩名?」

我回答:「係我老豆同未婚妻,我老豆叫施斯然,未婚妻叫陳康晴。」

他把照片放入褲袋:「我好多兄弟,會發散人去搵,你唔使擔心。」他說完就戴起掛在衣服上老花眼鏡,瞇著眼接過阿亮遞出來的手機細看。

他看了幾看,突然臉色一沉,低聲說:「我見過佢。」

「真嘅?」阿亮高興地說。

「嗯,佢當日死咗冇幾耐,我就喺街口見過佢,佢當時坐喺地上好唔開心咁,個樣重……」他不知為何頓了一頓又說:「嗯,所以我就上前睇下佢有冇嘢要幫手。」

「然後呢?」阿亮問。

原來當日阿秀一聽見華叔問候,便立即大哭了起來,嗚咽著說:「點解?點解我咁命苦?嗚!」

華叔並不是第一次遇上這樣悲傷的新鬼,他也見怪不怪,想伸手扶起阿秀,但阿秀卻一把將他甩開,並大叫:「我接受唔到我而家咁!你幫唔到我!冇人幫到我!」

她一邊大叫一邊哭著轉身就跑,本來華叔有想過追上去,可是見她情緒太激動,還是決定讓她冷靜一下。

阿亮聽到華叔說起阿秀的事,不禁留下了眼淚:「係,阿秀真係好命苦,佢嫁著我呢個唔生性嘅男人,成世人都冇好日子過,所有嘢都係我錯。」

我很明白阿亮的心情,便問華叔:「咁我哋可以去邊搵阿秀?阿亮有好多說話想同佢講。」

華叔嘆著氣:「雖然我冇追上去,但見佢怨氣咁深,都驚出事,所以就叫兄弟打探下佢去咗邊。聽講佢去咗奈河最盡頭嘅地方住,你哋可以去搵搵佢。」

「好,我而家就要搵阿秀!」阿亮激動地說著,然後想轉身就走。

「不過,」華叔有點猶豫,過了半晌才說:「奈河盡頭係一個好荒蕪嘅地方,我本身都冇去過,唔知咩環境,你哋去時要小心啲。」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