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8. 現身

日期:2020-07-13

是尿!

「搞L錯呀?咩料呀!」阿亮生氣地大叫。

王叔叔聽罷向著他大喝:「唔好講粗口呀!我最L憎人講粗口!我係一個斯文嘅大叔!」

「你點解要淋我……」阿亮突然停了下來,一臉疑惑地說:「等等先,你……你睇到我又聽到我講嘢?」

他這麼一說,我也驚覺王叔叔竟然看到我們。

「哼!使乜講?」王叔叔轉身去跟象仔說:「象仔,好耐冇見啦!」

象仔雖然被淋了一身尿,但還是高興地說:「王叔叔,我哋幾驚你投咗胎呀!」

時叔也拍了拍頭髮,站起來道:「話時話,老豆,你上次唔係話見完我之後就會好快去投胎嘅咩?你係唔係重有咩塵世事未了?」

王叔叔大笑說:「吔吔吔,我諗諗下……咁難得你媽子之前燒幢樓畀我,等我可以做業主,我想過癮過耐啲,所以咪未去投胎囉。」

「吔吔吔,老豆你真鬼馬。」時叔抽動著肩膀說。

「咳咳,」我終於忍不住假咳了兩聲,然後道:「請問,可唔可以解釋畀我同阿亮知,而家發生緊咩事?」

王叔叔看了看我,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卻只是道:「呢個哥仔夠晒斯文,唔錯唔錯。」

象仔便試著解釋:「堂哥、阿亮,係咁嘅,我哋凡人嚟到陰間,鬼係睇我哋唔到,除非彼此之間有好深嘅緣份啦,例如王叔叔可以望到佢個仔時叔,但華叔同我哋一啲關係都冇,所以見唔到我哋。」他頓了一頓,繼續說:「我哋要搵華叔幫手,首先就要令華叔睇得見我哋,而喺鬼面前現身嘅方法,就係淋上鬼嘅尿,所以……」

「哦!原來係咁,重以為做乜咁大整蠱呀!」阿亮說:「係咁,而家現咗身啦,我想去沖個涼,真係好臭呀!」

時叔說:「唔可以沖涼架,換件衫都可以,呢度沖涼只有奈河水……」

「奈河水?」阿亮驚奇地說。

象仔點點頭:「係,如果用咗奈河水沖涼,你就會唔記得塵世嘅事。」

阿亮一臉厭惡地嗅了嗅自己的衣服,嘆氣著說:「唉,我都冇帶衫嚟換。」

時叔聽罷立即從他的大背包中取出一件上衣,對阿亮說:「反正我執多咗幾件衫,借你著啦。」

阿亮連忙道謝,時叔這時又從背包中取出一個精緻的玻璃瓶,瓶中有一些粉紅色的液體。

「咩嚟架?」象仔問。

時叔沉默不語,卻拿起玻璃瓶向著我們,然後按了按瓶蓋的位置。

「啊!」我不禁叫了出來:「係香水!」

雖然尿味加上香水味有點怪怪,但總算沒有剛才那麼難聞。

「吔吔吔,係呀,我平時間中都有用開香水,尤其同我老婆出街嗰陣,呢枝最近新買,貪得意咪拎埋嚟,估唔到咁有用。」時叔得意地道。

這時,只見阿亮探頭探腦地看著時叔那打開了的背包,然後從中取出了幾包紙面膜說:「哇,你個大背包原來塞埋咁多嘢,乜你咁姣架!」阿亮說。

「唓!我係一個香噴噴又白滑嘅的士司機。」時叔說。

王叔叔大力打了時叔的後腦勺,然後說:「衰仔,有呢啲正嘢唔燒啲畀我?我都想試下用紙面膜呀!」

他們果然是兩父子,兩個都是老頑童。看著他們,我不禁想起父親,是以我說:「真係好多謝王叔叔你幫手,我都好想快啲見到我老豆。」

「你嚟係搵你老豆?」

我點點頭。

王叔叔說:「話時話,你個樣同象仔有幾分似,你哋……」

「哦,佢係我堂哥。」象仔解釋。

「咁你哋今次要搵嘅故人叫咩名?睇下我識唔識?」王叔叔關切地問。

於是,我和阿亮把各自的故事告訴了王叔叔,他聽得十分投入,不時搖頭嘆息:「唉,可惜我似乎冇喺陰間見過佢哋,不過華叔人脈廣又多手下,相信佢一定可以幫到你哋。」

時叔也嘆了一口氣:「係咁,老豆,我而家就帶佢哋去搵華叔。」

王叔叔拍了拍他的肩膀說:「你熱心助人,果然係我嘅乖仔。」

「可惜唔得閒同老豆你見多陣。」時叔眼眶有點濕潤,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

「時仔,今次可以見一面已經好幸福,你快啲去幫人啦!」

時叔不捨地凝望著他父親,過了良久,才大力點著頭對我們說:「出發啦!我哋返去搵華叔。」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