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7. 王叔叔

日期:2020-07-11

見到時叔這樣,我好生奇怪,便問:「咩事呀?」

「吔吔吔……」他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說:「我唔記得咗……華叔同其他鬼一樣,都係睇唔到又聽唔到我哋架!」

「係……係喎!」象仔也一臉尷尬。

阿亮緊張地道:「吓?咁即係點?」

「你哋話搵華叔係想佢幫手搵我哋想見嘅人,但佢而家都睇我哋唔到,咁點算?」我也緊張起來。

象仔像突然靈機一觸般大叫:「有辦法!呢度有人一定見到時叔!可以搵佢幫忙!」

「你指我老豆?」時叔也立即意會。

「冇錯,我哋去搵王叔叔啦。」

時叔摸了摸下巴說:「但係上次我見完佢之後,佢話佢冇晒遺憾,唔知佢會唔會已投咗胎呢?」

象仔也摸了摸下巴說:「都要去睇下架啦!」

於是,我們離開雜貨店,向時叔的父親家進發。

我們走在街道上,我發現這裡的建築物大都跟現代的香港差不多,不過當中也有一些看來較古舊的房屋,外表看來就像是……像是平日燒給仙人的那種紙紮房屋。

又走了十分鐘左右,我們來到一幢外形像是唐樓的白色建築物前,時叔停下來說:「諗起一陣可能見得返老豆,有少少興奮添。」

「希望佢未投胎,咁你哋可以聚舊啦。」象仔說罷往前走去,我們也跟著他走進了建築物。

踏著白色的樓梯,走了好幾層後,我們來到了一戶面前。

「咯咯。」時叔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敲著門。

「嘰……」老舊的木門被打開,一個看來跟時叔年紀相若……不,比時叔還年輕的大叔正站在我們面前,而他的容貌看來跟時叔十分相似。

「老豆!」「時仔!」時叔和那個男人興奮地大叫。

「太好了!王叔叔還未投胎,而且還記得時叔呢!」象仔也高興地說。

當我們都覺得慶幸時,王叔叔突然激動地大哭起來。

「老豆……老豆……你做咩喊呀?」時叔問。

王叔叔擦了擦眼淚,嗚咽著道:「時仔,你做乜又死落嚟?你做乜同我一樣咁短命?」

「唔……唔係呀,老豆,我未死呀!」時叔說。

「未死?」王叔叔破涕為笑,雙手捧著時叔的臉又搓又摸。

「係呀,我今次嚟係同幾個朋友一齊,想搵華叔幫手,但係我又一時醒唔起華叔係睇我哋唔到,所以……」時叔說。

王叔叔道:「呵呵呵,原來係咁,你而家有朋友喺身邊?」

時叔說:「係呀,老豆,佢哋而家就喺我旁邊。」

王叔叔點點頭:「好,咁你哋入嚟先啦。」

我們進入王叔叔的家,屋子裡就是一般民居的樣子,只是所有物品都是白色的,時叔親切地指了指屋中的幾張椅子說:「請坐。」

於是,我們三人都坐了下來,但不知是不是我感覺錯誤了,象仔的表情看來十分不安,而時叔也坐了在我旁邊。

「係呢,我哋而家坐喺度等乜?」阿亮問。

「等……等我老豆預備茶水。」時叔說。

我有點不好意思,便說:「啊!唔使咁客氣啦,我哋……」

「哇啦!」我話未說完,我們幾個竟被一大盆水當頭潑了下來。

「喂!」阿亮和我異口同聲怒吼。

這時,我們四人全身都濕透了,而且我赫然發現,我們身體都飄出了一陣難聞的氣味。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