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6. 白色世界

日期:2020-07-10

我們一行人背向三位彩虹女神邁步,拍卡跳閘離開。

沿著白色的樓梯向上走,我們正式了離開了彩虹站,來到陰間的街道上。

我幻想中的陰間應該是陰暗又可怕的,但是當我跟著時叔他們的腳步來到這個世界的街道時,我才知道這裡的街道、汽車、建築物等,即是除了鬼和他們身上的衣服外的一切事物,都是雪白一遍,如果不是早知道這兒是陰間,還會以為是天堂或是甚麼科幻世界呢。

「原來陰間睇落都唔係咁陰森恐怖。」我呢喃著。

「係呀,不過你堂弟當日嚟嚇到爭啲喊,好在我保護佢,吔吔吔。」時叔笑著瞄了瞄象仔。

象仔瞪了他一眼:「哼,當日明明係你驚到個喉嚨都發出怪聲。」

「象仔呀,你就敬老畀我威下啦!」時叔嬉皮笑臉地說。

他們嬉鬧了一會,阿亮終於忍不住:「咳!其實我……我好想快啲見到我老婆,你哋可唔可以唔好掛住玩。」

時叔看了看他,然後搭著他的肩膀說:「後生仔,好多嘢係急唔嚟。有緣份嘅話,一定會見到。」

象仔也說:「阿亮,你唔好苦瓜臉咁啦,你咁樣就算見返老婆,佢都唔會放心。」

阿亮聽了他的話,試著鬆開緊皺的眉頭問:「係咁……兩位領隊,我哋第一個行程係唔係去搵華叔?係唔係好快到架啦?」

「好快架啦!跟住我行啦!」時叔說。

我們跟著時叔穿過了大街小巷,有時在狹窄的街道時,會不小心穿過了一些鬼的身體,有時我也會好奇地摸摸橙柱、汽車等等,這些白色的物件都是可以觸碰到的。

象仔與我並肩而行,他在我耳邊說:「堂哥,你唔好見我同時叔成日鬥嘴,其實我哋係好衷心想幫你同阿亮,我哋嘈嘈閉只係想搞下氣氛,等你哋唔好太緊張。」

「嗯,我都明嘅,我同時叔喺屯門公園一齊經歷過好多危險嘅情況,佢雖然成個老頑童咁,但喺危急嘅關頭時,佢係好可靠嘅朋友。」

阿亮也聽到我們的說話,我看了看他,只見他抿了抿下唇,向我微笑說:「獅子山,聽講你係嚟搵你老豆同未婚妻?」

「嗯,我欠佢哋太多。」我無意識地揮了揮手:「唔好講我,你都唔好太擔心,我相信我哋今次一定可以見到想見嘅人,同佢哋講出心入面嘅說話,令彼此都唔會遺憾。」

「嗯。」他點點頭。

我們走著走著,前方突然傳來急湍的水聲,原來是一條河流。

「哇!陰間都有河?」阿亮嚷著。

「呢條叫奈河。」象仔說。

我好奇地問:「奈河?即係奈河橋嗰個奈河?」

象仔點了點頭:「嗯,不過以我所知,呢度冇奈河橋,但就有奈河,只要用河水沖涼1000次,就會忘記前生嘅記憶,跟住就可以去投胎。」

時叔補充說:「你哋唔好睇條河好似好靚咁,有啲鬼因為擺唔低生前嘅事,唔肯沖涼,到佢哋死後100年,就會被強制扔落奈河,好辛苦咁受盡河中石頭嘅撞撃,滿身傷痕咁被迫投胎。」

我道:「原來係咁,唔知我同阿亮想見嘅人,會唔會已沖夠涼投咗胎?」

象仔說:「我聽過啲鬼講,通常佢哋會慢慢一日沖一次涼,死後3、4年先投胎。雖然有啲鬼因為生前嘅回憶太痛苦,於是花幾日沖夠1000次,但呢個情況都好少發生。」

我們邊說邊走,也不知轉了多少個彎,時叔終於大聲說:「到啦!」

象仔說:「果然係人肉GPS,只係嚟過華叔嘅雜貨店一次都搵得返!」

我朝時叔所指的方向看過去,那是一間舊式雜貨店,就是那種在舊屋村才會見到的雜貨店。

「咦,華叔坐咗喺門口喎!」時叔興奮地說。

只見雜貨店門前坐著一個穿著粗衣麻布、身形彪悍的大叔,正在悠閒地乘涼。

「華叔!」時叔立即大叫著跑過去,可是到了華叔面前卻突然停了下來,然後轉身面向我們一臉尷尬地笑。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