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4. 陰間

日期:2020-07-08

在路軌的盡頭,突然出現了幾道光線。

「逢!」一輛列車進入月台。

列車上看來空無一人,但如果依時叔的說法,車上可能已坐滿了從陰間過來人間的鬼魂。

列車慢慢減速然後停車,車門打開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我覺得從車廂湧出來的空氣特別冷。

我們進入車廂坐好,突然時叔又怪笑著說:「阿亮、獅子山,講啲嘢你哋知,我哋而家可能坐住咗啲鬼,又或者,可能有鬼坐住我哋。」

「唔……唔係啩?」阿亮流著冷汗。

我也突然覺得從腳指尖有一陣寒意湧上來,便問象仔:「係……係唔係真架?」

象仔點了點頭:「真係有呢個可能。」

「嗚啊!」阿亮聽罷不禁驚叫了出來,然後站了起身。

我也站了起來道:「都……都係唔坐啦。」

象仔笑了笑:「其實都唔使太驚,因為到目前為止,我哋同鬼都係互相睇唔到對方,所以唔知情坐咗喺對方身上都唔出奇。」

「會……會唔會鬼上身架,我睇電影入面,當隻鬼同人個身一重疊,就會上咗個人嘅身。」阿亮說。

「唏,電影都係睇壞腦,咪生人唔生膽。」時叔撥了撥他僅有的幾條頭髮說:「你哋睇下我同象仔幾淡定,有經歷嘅男人真係唔同啲。」

我沒好氣地「嘖」了一聲,雖然時叔這樣說,但是我和阿亮始終都不敢坐下來。

平時坐鐵路時都十分多人,沒法一眼看到前方一重又一重的車卡,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車廂中看似只有我們四個,我放眼向前看去,每一個車卡都清晰可見,當列車微微轉彎時,車卡也就配合著擺動,我想像這裡每個車卡都滿是我看不見的乘客,不禁有點毛骨悚然。

我下意識地把手機拿出來想看些甚麼分散注意力,但是卻赫然發現,手機完全沒有網絡,這麼說,我們已離開人間了嗎?

我再看看屏幕上顯示的時間,原來列車已行駛了9分鐘之久。想起來,我剛才一直看著一卡又一卡車廂的擺動,列車並沒有轉過甚麼大彎,幾乎都是向前直行的,試想想人間的彩虹站附近,哪會有甚麼路軌讓列車能一直向前行駛這麼久呢?

「老豆、阿晴,我要嚟同你哋見面啦。」我心想。

車窗外漆黑一遍,到底陰間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父親和阿晴是不是生活在黑間又恐怖的環境中?他們看到我會有甚麼反應?

「逢!」隨著這一下聲響,車窗外由漆黑變成了一遍雪白,我定晴一看,原來列車已進入了一個白色的月台。

當我目瞪口呆時,列車已緩緩停下,而月台上竟然有人。

這是我們進入彩虹站後,第一次看到的其他人。

時叔伸了個懶腰,拿上他的背包和手提袋說:「準備落車啦。」

我看看他,卻被眼前的情況嚇得整個人跌坐了在地方,而且發出了一下驚呼聲:「哇!」

阿亮也被我嚇得立即望向時叔,然後害怕得指著他說:「時……時叔!」

在我們眼前的時叔,他的身體上正坐著一個老伯,不,老伯不是在他身體上,他們兩個的屁股都是貼著座位,他們兩個的身體根本是重疊著!

時叔悠閒地站了起來,回頭看看仍坐著的老伯道:「唉,原來我哋成程車都疊住,最衰唔係靚女啦。」

象仔瞪了他一眼道:「係靚女又點,人鬼殊途呀。」

「咁又係,而且我已經有老婆,其他女人、女鬼我都統統睇唔上眼。」時叔說。

我慢慢從驚嚇中爬起來站好,這時我發現,車廂中除了我們四人和那老伯外,還有很多其他乘客。

象仔伸手拉了我一把並說:「佢哋都係鬼,只要一踏入陰間,我哋就可以見到佢哋,但係放心啦,正常情況下,佢哋係睇唔到我哋。」

聽了他的話,我的心總算比較定了下來。

就在這時,列車門打開,我們隨著其他乘客下車,我才留意到原來月台上也有乘客在候車,當中有一個年輕人,穿的竟然是粵語長片才看到的大喇叭褲。

「唉,都幾十年,重未投胎,一定係有好多心事未了。」象仔嘆了口氣。

我們跟在時叔身後,他回頭說:「歡迎嚟到陰間嘅彩虹站。」

我看看四周,果然這個月台看來跟我熟悉的彩虹站十分相似,柱子上也寫著「彩虹站」三個字,只是整個月台除了我們和那些鬼之外,整個環境都是白色的。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