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3. 等車

日期:2020-07-07

我們一行四人走進已經空無一人的彩虹站,裡面寂靜得連我自己的呼吸聲都會聽到,甚至連空氣也好像不再流動一樣,跟我印象中熙來攘往的車站完全不同。不過,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這是半夜尾班車後的車站。

雖然我早就知道我進來是為了闖入鬼門關,應有心理準備會看見很多不可思議又恐怖的事,還會經歷許多驚險萬分的情況,但是到真真正正踏進來彩虹站,我的心還是緊張得狂跳不止。

我看了看阿亮,他額上流下豆大的汗珠,眼睛瞪得老大,明顯地比我更緊張;再看看象仔,他的表情比較平和,只是略為皺著眉;我又轉身看看時叔,誰不知卻被他嚇了一大跳!

因為他正在以無比自信的眼神看著我,然後說:「獅子山小朋友,你係唔係好驚呢?放心啦,時叔喺大廳,實在冇嘢驚。」

「嘖。」我不禁白了他一眼,不過其實我知道,他這樣說只是想緩和氣氛。

我們沒有拍卡入閘,而是直接跳閘進內,就在我剛跳進去時,車站內忽然響起怪異的「格格」聲。

我想起在屯門公園時,時叔每次受到驚嚇,他的喉嚨間都會「格格」作響,相信這次都不例外,是以我努力壓抑自己緊張的心情,故作輕鬆地揶揄他:「又扮晒唔驚,你而家又……咦?」

奇怪了,時叔仍是一臉自信地看著我,根本沒有發出「格格」聲。

這時,阿亮壓低聲音說:「佢哋開始啦。」

「吓?」我回頭望向阿亮,他指了一指,示意我向前看過去。

我向前一看,在物站大堂的中央,有三個黑色的藝術雕像,都是穿著芭蕾舞裙的大肥婆,此刻它們正以逆時針方向在轉動,因此發出了「格格」的聲音。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呢喃著:「乜……乜呢三舊嘢識郁嘅?」

象仔說:「堂哥,你唔係睇咗《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本書嘅咩?入面有講起呢三個肥……三位女士架喎!」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我好冇記性,而且都睇完咁耐,好多情節都唔記得啦。」

阿亮仍是以低沉的聲音說:「以我所知,只要呢三舊嘢一轉,十分鐘後就會有一架神秘列車進入彩虹站嘅2或3號月台,係唔係?」

象仔點點頭:「係,只要搭嗰架列車,就可以進入鬼門關。」

原來這三件看來普通的藝術品,竟是操控鬼門關列車的裝置?我驚奇得無法說出一句話。

我小心翼翼地在藝術品旁走過,再跟著時叔和象仔搭乘電梯,然後抵達候車月台。

我觀察了四周,彩虹站月台有三條路軌,兩邊是來往調景嶺及黃埔的1及4號月台,而中間則是阿亮說的2、3號月台,也就是鐵路公司對外聲稱屬備用路軌的月台。

我們站在2號月台等車,時叔突然撞了撞我的手肘,一臉陰森地說:「你知唔知,而家呢個月台除咗我哋,重有好多其他『人』等緊車?」

「吓?」我驚訝得很,卻努力壓低了聲音。我看了看四周,卻沒有看到甚麼靈異的東西,但阿亮卻點了點頭:「嗯……我見過佢哋。」

象仔好奇地問:「你有陰陽眼?」

阿亮搖了搖頭:「唔係,嚴格嚟講,都唔算見過,只係有一次落大雨,我見到好多濕嘅鞋印喺外面走入車站……」他嘆了一口氣:「嗰次我嚇到返屋企同老婆講要辭職,重同老婆嘈咗幾句。」

「嗯,我都明嘅,呢味嘢真係好得人驚,當日象仔入到鬼門關都爭啲嚇到瀨屎。」時叔拍拍阿亮安慰他。

「我?你唔諗下你自己當時腳都軟埋?」象仔反駁。

我沒有心情理會他們,只是向著路軌那黑漆漆的盡頭,等待那能讓我再次跟父親、阿晴見面的列車。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