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2. 職員

日期:2020-07-06

到了星期六凌晨十二時半,我們直接相約在彩虹村等。

當我來到時,象仔已一早在等候了,只見他神情有點落寞。

我輕拍了拍他,問道:「冇事嘛?諗起以前女朋友?」

「嗯。」他點了點頭,這也難怪,再次回到彩虹村,他一定會想起很多關於前女友的事,說起來這個堂弟真有義氣,他一會要陪我進鬼門關,難免會更多加觸景傷情吧?畢竟,他是在那裡發現前女友的真面目的。

「象仔,好多謝你陪我嚟。」我由衷地說。

他微笑著:「堂哥,放心,我冇事。」

這時,我們見到時叔正從不遠處慢慢走過來,只見他走得有點吃力,這我才留意到,他正背著一個非常大的背包,手上還挽著一個大的旅行袋。

到他走到我們面前時,已是滿頭大汗。

「哇,時叔,唔揸架的士過嚟嘅,好少有喎。」象仔說。

「上次我泊架車喺彩虹站對開,之後入一入鬼門關出嚟,你知唔知我食咗幾多張牛肉乾,罰咗幾千蚊呀?」時叔說。

我望了望自己和象仔,我們兩人各只有一個普通的背包,所以我不禁問時叔:「你又話帶少少嘢當去幾日旅行嘅?點解你拎咁多嘢架?」

「多嘢?唔多啦!我一向去幾日旅行都係咁……」他續說:「除咗衫,都要拎啲面膜、護膚品……」

「面膜?護膚品?」我和象仔同時大叫了起來:「你麻甩佬帶呢啲做乜?」

時叔卻理直氣狀地說:「咩呀?而家性別歧視呀?我講畀你哋知,我係一個皮光肉滑嘅的士司機!」

我跟象仔不禁對看了一眼,然後有默契地轉身向彩虹站走去,同時說:「行啦!肥頭耷耳嘅的士司機。」

雖然我們這樣嬉鬧著向彩虹站走去,但是我的內心其實十分緊張,畢竟我從來沒有進過鬼門關,我以前曾讀過《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一書,但是很多情節我都忘了,而且當進去看到父親和阿晴後,我怕我會太激動說不出話來呢!

我偷瞄了時叔和象仔,他們臉上縱是嬉皮笑臉,但眉宇間似乎也略為緊皺著。

「多謝你哋。」我心中暗暗地說。

當我們來到彩虹站時,已經一時了,正常的尾班車都已開出了,但是車站的入口仍然開著還未落閘。

我們從遠處看,見到一個瘦削的男人坐在站外的樓梯抽著煙。

「係佢?」時叔莫名在我耳邊呢喃著。

「識架?」我問。

「啊!係嗰個鐵路職員!」象仔說:「呢個男人當日明知尾班車走咗都放我入去,重講埋啲奇怪嘢,我估佢應該知道鬼門關嘅事。」

經他這樣一說,我才留意到那男人身上穿的是鐵路職員的制服。

當我們走近時,那男人也終於看見我們,他霍地站了起來,大叫:「係……係你哋?等你哋好耐!」

他不知為何一臉期昐的樣子看著時叔和象仔,時叔立即停下腳步問:「咩料?」

「你……等我哋?」象仔問。

我卻驚奇地看著男人口中的三枝煙:「哇,你壞過凱婷。」

男人立即拿下了三枝煙,點了點頭道:「唔……唔好意思,我一眼瞓就會想食幾枝煙。」

時叔無意識地揮了揮手說:「你食煙唔好噴親我就得,我理得你一次過食十枝。」

象仔抓抓自己的頭髮問:「係呢,你頭先話等我哋好耐,係咩意思?」

男人弄熄了三枝煙,然後禮貌地說:「係咁嘅,我叫阿亮,我記得你哋好似入過鬼門關?」

「係呀。」時叔回答。

「你哋……可唔可以帶我去一次?」阿亮說。

時叔皺皺眉道:「你無啦啦做咩要入去?」

阿亮垂下頭難過地道:「我想搵我過咗身嘅老婆阿秀,我想同佢道歉。」

他把他的故事娓娓道來,原來他以前沒有好好努力工作,上班老是偷懶。他為了不想早起床而向鐵路公司申請調到夜班,卻因此發現彩虹站連接著鬼門關的秘密。

他害怕得回家偷太太阿秀的錢,想要賠償一個月薪金並立即辭職,但就在那時,他突然收到阿秀車禍喪生的消息,他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懊悔萬分,所以最後沒有辭職,每晚守在鐵路站旁,希望可以跟阿秀碰面。

可惜,他等了年多也沒有再見到太太,他側聞時叔和象仔曾誤闖進鬼門關又成功回來,所以便渴望他們能帶他進去,一圓自己的心願。

「我見你食三枝煙,就知你係一個有故事嘅人。」我聽完後感觸地說,大概因為我覺得他跟我一樣,在失去所愛後,才驚覺自己做人做得有多失敗。

阿亮說得眼眶泛淚,時叔不禁拍了拍他道:「放心,我係一個有同情心嘅的士司機,我哋一定會幫你。」

象仔也說:「冇錯,而且咁啱,我哋今晚都想再去鬼門關。」

阿亮激動得整個人在抖顫:「真嘅!咁我哋係唔係可以行啦?」

「行啦!」

「出發!」

「喂,但係阿亮冇帶衫換喎!」我問。

「放心啦,我帶咗幾十套!」時叔說。

「而家叫你登台呀?」象仔忍不住揶揄他。

「我係一個百變嘅的士司機。」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