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1. 承諾

日期:2020-07-05

「嘭嘭!」我的背部被大力拍打著,口中的檸檬茶差點被噴了出來。

我勉強吞下檸檬茶,沒好氣地回頭看,時叔正笑嘻嘻地站在我身後。

「哇,咁大力打你都冇反應。」他邊說邊坐了在我對面。

我大力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有氣無神地說:「叫嘢飲先啦。」

他揚了揚手並大聲跟侍應說:「凍啡!」

我啜了一口檸檬茶,時叔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臉上,過了一會才說:「獅子山呀,提起你嘅獅子山精神啦!」

「我個名係施旨山,同獅子山精神係冇關係。」我無力地說。

「你睇你,連鬚都冇剃。」

我摸摸下巴的鬍子說:「唉,你畀我頹一陣啦,啱啱先搞完老豆同阿晴嘅身後事,而家又搞緊搬屋。」

「搬屋?你啱啱先買樓,咁快又搬?」他問,同時喝了一口侍應剛放下的凍奶茶。

「本來買樓就係諗住同老豆、阿晴一齊住,而家我一個人,住劏房都冇所謂啦,層樓放租出去算。」

他點了點頭說:「咁又係,轉下環境費事觸景傷情都好嘅。」

自從搬入屯門之後,就沒有好事發生過,恐怖的屯門公園*讓我失去了父親和未婚妻,我著實沒法再住在那裡了。

「係呢,你咁好約我飲嘢嘅,唔使開工咩?」我問時叔。

「吊頸都要抖下氣啦,老子今日想休息,搵咗個朋友頂更,講真啦,日日揸住架的士,有時真係坐到屎忽都痛埋。」

「都係嘅,我呢排都拎咗大假抖下。」我把檸檬茶中的整片檸檬塞進嘴裡咀嚼起來。

他說:「其實,搵你真係有原因嘅,我要兌現我嘅承諾。」

「你嘅承諾?真嘅?」檸檬酸得我差點流下了口水。

他大力地點頭:「梗係啦,我係一個有口齒嘅的士司機。」

事實上,我一直記著時叔在屯門公園答應我的事,在看著阿晴的屍體時,他答應過我要帶我進鬼門關去找父親和未婚妻,讓我好好跟他們道別。

「你真係可以帶我入鬼門關?」我有點激動地問。

我真的很想再見父親,為我過去沒有好好關心他而道歉;我也很想跟阿晴再次相擁,我想再續跟她的緣份。

時叔拍了拍心口說:「包喺我身上,當日我同你堂弟象仔經彩虹站中間條路軌入鬼門關闖盪,都係全靠我嘅帶領。」

我白了他一眼,還未來得及回答,便有一把聲音在我身後說:「時叔,你咁都講得出嘅?」

我回頭一覺,原來正是我的堂弟施國丈,事實上在不久前,於父親和阿晴的喪禮上,我才跟他見過面,但他倒沒有說起會跟時叔一起約我。

「堂哥,」他擠在我身邊坐下來:「你唔好信時叔,嗰次入鬼門關根本係意外嚟,佢就講到我哋特登入去冒險咁。」

「呀,你個衰仔……我明明係一個誠實嘅的士司機,我……」

我打斷了他的話:「算啦,就算象仔唔講,我睇《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本書都知啦!」

「嘖,好啦好啦,就算係咁,我都係一個守承諾嘅的士司機。」時叔說。

「好啦好啦,你唔好再話自己誠實就得。」象仔說。

他們東拉西扯地又鬧了幾句嘴,我終於按捺不住問:「咁我哋幾時去?有冇嘢我哋需要準備?」

「呢個星期六夜晚去啦,我諗準備幾套衫同用品,當去個小旅行咁啦。」時叔說。

「咁我聽日返公司請假啦。」象仔說:「係呢,時叔,你老婆畀你去架嗱?佢唔擔心咩?」

「唓!佢老公我英明神武,使咩擔心。」時叔笑咪咪地說:「而且你哋知唔知我老婆叫咩名?」

「我哋點會知你老婆叫咩名。」我又吃了一片檸檬。

「我老婆有名你叫,佢叫瑪嘉烈,係烈女嚟!佢知我今次係要去幫朋友,不知幾支持!我同佢講時,佢重用仰慕嘅眼神望住我添!」
象仔忍不住半站起來拍了時叔的頭一下:「咪又吹牛啦!」

「咩呀!我係一個誠實嘅的士司機!」

我咀嚼著檸檬,聽他們二人在吵吵鬧鬧,這一刻,我從沒想過,一趟陰間之旅要比我想像的危險得多。

 

*請參考《屯門公園》一書

*請參考《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一書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