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真人真事】 有種女人,像林雪麻甩


由細到大,阿媽教落,女仔一定要斯文……

日期:2016-10-13

由細到大,阿媽教落,女仔一定要斯文,講嘢要細細聲;笑都唔可以大聲,重要掩住個嘴。

一向好聽話嘅我,喺學生時代都算係斯文,但一出嚟做嘢,成個人都變晒,變到……幾乎每個識我多過三個月嘅人,都會形容我為「麻甩」。

其實我都會基本打扮會著下裙,又留長頭髮(因為懶得成日去剪) ,我就真係唔知自己邊忽麻甩;直到有一次,我同個女同事Carol要去公司舉行活動嘅場地影批相,順手拎兩個捲埋咗嘅易拉架過去;當日我因為諗住出去做嘢,咪著casual啲tee恤牛仔褲咁,Carol就一貫短裙高跟鞋;我記得嗰日落好大雨,我哋一人攬住一個易拉架落到公司樓下;喺等緊截的士期間,Carol扁晒嘴,兩眼水汪汪咁同我講:「我哋兩個女人仔真係好慘,咁大雨重要拎咁多嘢!應叫啲男同事做吖嘛!」

我望住佢,不由自主咁問咗句:「男同事都會辛苦架!」

佢碌大眼望住我話:「耶!咁呢啲嘢係男人做架啦!你諗嘢咁man,唔怪得個個當你brother啦!」

的確,我同男人比較易做朋友過同女人,同佢哋一齊又可以講啲賤格嘢,例如:

男同事:「屌!老細都戇鳩鳩,話一睇我個樣就知我輸在射精前喎!」

我:「你咪答返佢 睇你個撚樣就知你輸在射精時,因為射唔出,好似金正恩射導彈咁!」

講完兩條友扯大個喉嚨大聲賤笑真係好爽。

我知!我知!莫講話結婚,咁樣係好難會揾到男朋友,因為正如Carol講:「同你講嘢好似同男人講嘢咁,男人需要人嗲需要人温柔架!」

Carol話,女人要學識「耶」、「咦」、「唧」,即係同男人傾偈時要「耶……份文件得未唧?」、「咦……快啲啦!」

我有試過,真係試過,但男同事一個就以為鬼上身,另一個問我係唔係聲帶拗柴……我唔知點做到。

事實上,Carol話個個當我兄弟係冇錯,我又真係經常幫男性朋友追女仔,甚至喺婚禮上做過新郎嘅兄弟。

Carol睇唔過眼,佢曾經介紹過個男仔畀我識,三個一齊出去食晚飯;嗰晚,一如以往地,我同新識嘅呢個男仔好好傾,但之後佢冇揾過我,我問Carol, 佢一臉尷尬咁話:「佢話你有啲得人驚。」

「點解?嗰日我打扮得好女人,傾偈又明明唔只冇講粗口,用字重好文質彬彬喎!」

「唔關呢啲事。」Carol面有難色。

「咁關乜事先?」我蹺起手問。

「唉!因為你嗰日點楊州炒飯囉,重一個人食晒!我朋友話女仔應食下精緻小食,菜呀嗰啲,食少少應就飽,冇見過女仔咁大食!」

聽到呢度,我認我反應大咗啲:「頂佢,女人唔識肚餓架?唔食飯邊有氣力吖?」

「咦……要咁多力做乜?你又唔係返地盤嘅!」

就係咁,我嘅相睇就失敗咗。

如是者,又過咗單身嘅幾年,無啦啦有個男性朋友追我,佢嘅朋友話覺得佢口味好重,亦有人問佢咁同搞基有乜分別,不過我哋好順利咁拍拖,去打邊爐我例必飲啤酒,同佢講thisav嚇佢一大跳,行街同佢一齊目及女……而家,我已經成為咗一個麻甩人妻。

其實做人已經太攰,唔明點解重要規範男人一定要點點點,女人一定要咁咁咁,做自己,愛自己,最後始終會有人識欣賞,與獨特的你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