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33. 老師

日期:2020-05-14

「啪啪啪!」娜恩大力拍著門,同時大叫:「母親!母親!我要上學啊!」

「踏踏踏……」這時她聽到門外一些聲音,相信是母親正沿著木梯子爬上來,然後就傳來母親的回應:「娜恩,你就忍耐一下。」

「母親,我真的要上學,快要考試了!」娜恩嚷著。

「我和你父親商量過了,你這樣上學也很危險,你先乖乖留在家,我們會想想辦法!」

「可是,昨天父親不是說明白我的嗎?我還要去取材料製作文宣!」娜恩說。

「你乖,先忍耐幾天,」母親說:「我今天一早放了些食物在你的房間,你今天就吃這些吧。」

「可是,母親你這樣……」娜恩還沒有說完,便聽見母親爬下木梯然後遠去的聲音。

母親叫娜恩忍耐幾天,可是事實上,母親也不知道要把女兒困到何時,她即使有多反對,卻也都無法阻止其他鳥族去示威,她可以做的只是阻止自己的女兒參與其中。而父親因為去了上班,他根本不知道女兒被困著。

娜恩頹然地坐在床上,她沒法上學,沒法到後山跟大家一起製造口罩,也沒法通知鳴賀等人她的困境,她不知道怎麼辦。

她的淚水在眼眶打轉,卻又想起昨夜答應過鴉兒、鴿兒不會再哭,是以她努力地強忍著,從新翻出未有造好的文宣,繼續製作起來。

等到她製作了好幾幅文宣,材料都用盡了,她便開始認真地溫習數學科,等到窗外的天空都變成了金黃色,她才伸了個懶腰,從數學的世界回到了現實。

不料,就在這個時候,她隱約聽到母親在樓下正跟誰說話,而且還聽到她提及自己的名字。

她立即走近房門,把耳朵貼上去傾聽著。

「娜恩她生病了,所以不能上學。」是母親的聲音。

「她沒事吧?昨天上課還是好端端的,所以今天見她沒有上學,我有點擔心。」那個人的聲音有點小,而且家門好像是打開了,是以還有一些街外的雜音,娜恩沒法認出他的聲音,不過這樣聽來,她推測很有可能是班主任。

「她好像有點冷到,可能有……好幾天……不能上課。」母親結結巴巴地說。

娜恩突然心想,如果現在大力拍門,也許可以引起班主任注意,讓自己不用再被困?

雖然她有點害怕這樣會令母親不高興,但她更怕母親會把她永遠關在房中。

她前思後想,最終還是大力地拍著房門。

「拍拍拍」!「老師,我在這裡!」娜恩大叫著。

「咦,太太,娜恩她……」班主任的聲音傳來。

「沒事沒事!她每次生病都會亂發脾氣,不用理會的,她康復後就沒事了。」母親竟然牽強地說。

「不對,以我記憶,娜恩這幾年都沒怎樣請過病假,又怎會如你說那樣?」老師說。

「老師,快叫母親放我出來。」娜恩喊叫著。

「娜恩!娜恩!」「老師,你……」娜恩聽到外面一陣騷動,老師和母親都在大叫著,她聽著聽著,突然覺得老師的聲音有點不妥。

「踏踏,踏踏,踏踏……」有人踏在木梯上,娜恩輕易地就從聲音的節奏辨別出,那不是母親的步伐,娜恩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

「老師!老師!」「逢逢逢逢」!有人正漠視母親的叫聲,正在敲打著房門外的門鎖,然後隨著「啪」的一下巨響,房門被拉開了!

「娜恩!」

娜恩退到了在房間的角落,她心中害怕得很,因為她剛才已聽得出,來者不是班主任,而是約瑪老師。她忽然想起路卡,如果路卡是被約瑪老師殺害的,如果她是鳥族的身份已經被知悉,那麼她很有可能會跟路卡走上同一命運。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