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32. 鎖上

日期:2020-05-13

娜恩嚇得退後了幾步,母親卻是怒不可遏地看著他。

「你沒有服藥?你一直騙我?」母親本來一直壓著聲線,此刻卻終忍不住大吼起來。

「娜恩,你……」父親也是錯愕地看著她。

「父親、母親,我……」娜恩結結巴巴地道:「我當初只是覺得自己根本沒有病,所以不想吃藥,我也想不會會是這樣的……」

父親柔聲地道:「那……也只怪我們一直沒有告訴你真相。」

母親突然轉身,跑到廚房取出一把刀,氣沖沖地像麻鷹抓小雞一樣捉住了娜恩:「女兒,就忍一下痛,趁它還沒有長大就切掉。」

「呀!」娜恩嚇得尖叫起來。

「你冷靜點,這樣切下去,她不流血至死也會痛死!你是瘋了嗎?」父親霍地搶走了母親手上的刀,更因一時情急把她推倒了在地上。

「嗚……」母親無力地在地上哭泣,嚷著說:「嗚……我家女兒這樣,我該怎麼辦?我只想平平淡淡地過日子。」

父親彎下身把她扶起,道:「親愛的,女兒長大了,她自有她的想法,也自有她的命運。作為父母,我們不可以強加自己的想法到她身上。」

父親轉過來對娜恩道:「女兒,我們一心只想你平安快樂,母親不是想傷害你,她只是擔心你,你永遠是我們最愛。」

娜恩聽罷哭成了淚人,嗚咽著道:「父親、母親,我答應你們,我會好好保護自己。」

父親點了點頭:「你先把這些材料都拿回房間吧,這麼晚了,我們先休息。」他停了一下又道:「你的翅膀會愈長愈大,這樣下去總得想個方法,我們過兩天再談談。」

娜恩隨即彎身捧起了雜物箱,並點了點頭:「晚安。」

父親也道了晚安,可以母親卻依然在抽泣,沒有回應。

娜恩擦著眼淚回到房間,她躺在床上,想起剛才母親生氣的神情,想起自己令父母這麼擔心,想起路卡的死,想起鳥族的命運,眼淚根本沒法子擦得乾。

「吖!」突然,窗前傳來一下叫聲,娜恩坐起來一看,原來是鴉兒和鴿兒,牠們正提著一個布袋。

「是你們!」娜恩趕忙擦擦眼淚。

「咕咕咕,娜恩,路卡的事我們都知道了,你不要太傷心。」鴿兒關心地道。

娜恩聽了後,淚手又再流下來,她卻又搖搖頭嘆了一口氣道:「不只這樣呢……我的母親……」

鴉兒和鴿兒安靜地坐到她身邊,聽著她訴說了今晚的事。

「吖,你不要太難過,等到我們成功之日,你的母親就會明白,而到時你的父親也不用再擔心。」

「咕咕咕,對對對,你要振作起來,我們都在你身邊陪你呢!如果遲些翅膀長太大,或許你可以搬到鳴軒那裡住,我們可以幫忙蓋多一個房間。」

娜恩擁抱著鴉兒和鴿兒,過了良久才道:「謝謝你們,我不會再哭的了。對了,你們拿著布袋要去哪裡?裡面有些甚麼?」

鴿兒拍了拍翅膀道:「是文宣呢!我們乘半夜把文宣張貼到大街小巷,希望吸引更多人支持。」

「真是辛苦你們了,我反正睡不著,也製作多些文宣吧!」娜恩說。

說罷鴉兒和鴿兒便更帶著布袋從窗子離去了。

娜恩試著收拾心情,把注意存都放在製作文宣,可是沒過多久,她便累極睡倒在床上了。

到了第二天,當陽光透窗而進時,她才緩媛地睡醒過來,她看看窗外的光線,隱約地覺得有點不妥當,這明顯不是清晨的光線!她睡過頭了!

「母親一定是仍在生氣,所以沒有叫我起床!」她心想。

她匆忙彈起來換上校服,也不忘把製作到一半的文宣都塞回雜物箱,當她趕忙跑到房門想拉開門之際,門卻沒有被她拉開,只是發出了一下悶響。

「咦?」娜恩疑惑地再大力想把門拉開,卻仍是不得要領。

房門被鎖上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