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29. 法羅

日期:2020-05-10

「拍拍拍!」娜恩大力拍著路卡的門,可是過了很久,都沒有人回應。

她十分擔心,可是天色漸暗,她不得不回家去,而鴉兒則回後山去了。

她回到家裡吃了晚餐,便佯裝要溫習,事實上,她乘父母都睡了後,又偷偷離開了家門,往找鳴賀一同上後山去。

二人摸黑上到後山,只見鳴軒盤膝而坐在草地上,另外還有柯谷和十多二十人都在,地上鋪了一些大紙張,還有筆、顏料等等。

「哥哥,我們來了。」鳴賀道。

今天鳴軒是一身帥氣的男子打扮,他微笑著迎了過來:「來,快坐下,我們一起製作文宣。」

娜恩跟著鳴賀徐徐走到人群旁邊,正想坐下之際,娜恩驚訝地看著坐在地上的一個男人:「你……你怎麼在這裡?」

眾人的目光立即落在男人身上,那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他站起來點了點頭:「娜恩。」

鳴軒好生奇怪,便說:「娜恩,原來你認識法羅?」

娜恩一臉難以置信:「他……他跟我住在同一街道上,難道他是……鳥族?」

「對,法羅他……他很支持我們。」鳴軒說起來不知為何有點遲疑。

法羅拍了拍鳴軒的肩膀,沒所謂地說:「反正我也露面了,說出來也無妨,我就是一直用金錢資助大家的神秘人。」

娜恩驚訝得瞪目結舌,她這麼一看,眼前的法羅倒不像平常般無賴和好色,也沒有了滿身酒氣。

法羅解釋道:「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是鳥族,我的父母都是被人馬族殺害的,他們留下了一些錢在我家的後花園,那時我根本接受不了現實,就拿著錢過著充滿酒色的頹廢生活,直至遇上鴉兒和鳴軒,我才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做些甚麼。」

他頓了一頓,忽然向娜恩深深地鞠躬:「娜恩,很抱歉過去總是對你冒犯,我以後不會再如此。」

娜恩正想開口說話,鳴賀卻急著說:「冒犯?甚麼冒犯?」

法羅一臉尷尬地說:「我以前總是在娜恩經過我家門前時,說要她當我的妻子……」

「你這個人真是……」鳴賀沒好氣地道:「那也只怪娜恩太好了。」

娜恩臉紅著笑了笑:「我原諒你,也很多謝你一直給我們資金,你以後要好好對你那幾位妻子呢!」

法羅這時轉身揮了揮手,三個本來坐在地上忙著做文宣的女人站了起來,都點了點頭。

「這三位是我的妻子,雖然他們是普通人類,但都很支持我們。」法羅介紹道,她的三位妻子都是絕色美人,雖然各有不同美態,但標緻的容貌都令她們在昏暗中閃耀著魅力。

「那真太好,希望也多些其他人支持我們!」鳴賀說。

「說得對呢!所以快快動手一起做文宣吧。」鳴軒抖了抖翅膀說。

眾人立即專心地製作文宣,可是鳴軒卻悄悄地示意娜恩到屋內傾談。

「娜恩,剛才不方便說,我聽鴉兒提起下午的事了,你之後是不是去了找路卡?」鳴軒問。

「對,可是他好像不在家。」

「唉,那孩子不知為何做出那種事,竟然搗亂莫馳大人的家。」鳴軒嘆了一口氣。

「我相信,那是因為他不想莫馳大人再針對鳥族,他是國王信任的人,只要他說一句,說不定我倒鳥送連生存的機會都不會有。所以,我猜路卡是要給他一個警告。」娜恩說。

「這麼說來,你是認同路卡的做法?」鳴軒緊皺著眉頭。

「我……我不知道,我只能說我明白他的動機。」

「傻瓜,莫馳大人怎會因此退卻?說不定還會有反效果呢!」嗚軒道。

「路卡總是有他的原因,只是未必有效果而已,之前他說燒藥局也是因為……」娜恩呢喃著。

「燒藥局?真是他做的?他怎麼說?」鳴軒緊張地道。

「真是他做的?他怎麼說?」門外突然傳來一把聲音,只見鳴賀大力把門打開,訝異地看著娜恩。

「鳴賀……」娜恩嚇了一跳,但見既然鳴賀也聽到了,就只好向二人把跟路卡見面的情況、路卡的說法都一一道來。

鳴軒聽罷道:「想不到路卡這麼激烈,我明白娜恩你的心情,沒法說他錯,也沒法說他對。不過事情都已發生了,我們的目的都是為了鳥族好,我們做好自己,他也做他認為對的事,這樣未嘗不可。」

鳴賀聳了聳肩:「娜恩,我看你不要再找路卡比較好,我怕他會連累你。」

娜恩點點頭,卻沒有開口回應。

三人步出屋外,從新回到人群中一起做文宣,眾人在近天明時,才因為不想引人注目而散去。

而娜恩想多多幫忙,所以順便拿了一些材料回家,幸好父母還沒有起床,她便攝手攝腳地返回房間,把材料都塞進了床下一個雜物箱內,再找其他東西遮掩了一下。

待她整理好後,窗外已漸透出魚肚白,她累極在床上淺睡了一刻鐘,便又換上校服匆忙上學去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