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27. 誰

日期:2020-05-07

娜恩把約瑪老師的情況告於了路卡,他表現得驚訝不已,不停地呢喃:「到底是誰做的呢?」

事實上,除了路卡,娜恩也真的想不出校內誰會對約瑪老師做這種事。

「路卡,總之答應我,不要再做像燒藥局這種事了。」娜恩臨離開前道。

「你們也許不同意,但是國王和人馬族讓我們知道,和平是沒有用的。」路卡淡淡然地道:「不過我也不反對你們的做法,請也不要反對我,因為我也只是想為鳥族努力。」

「路卡……」娜恩聽他這樣說,一時也不知說些甚麼。

「請娜恩你幫忙保守秘密。」路卡邊說邊打開家門。

「嗯。」

娜恩離開了路卡的家,便回到自己的家,甫開門便見到父親已在家裡了,她這才想起父親今天放假。

「娜恩,怎麼今次這麼遲回家?」母親的臉色有點不好。

「對不起,我跟菲亞吃完午餐後溫習了一會,所以遲了。」

「聽鄰居說,藥局失火了,你回來時有看到嗎?」母親問。

「嗯,剛才回家途中看到,當時已燒毀了。」娜恩故意把路過藥局的時間說晚了。

「那就麻煩了,遲些我們要去藥局服藥,不知到時怎樣?」

父親正在咀嚼一枝餅乾條,他邊吃邊說:「燒了也好,一了百了。」

母親瞪了他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接著拋下了一句:「但願藥局快點再生產出我們的藥物吧。」

父親道:「如果以後都沒有藥吃,說不定是好事。」

母親又瞪了瞪他,娜恩卻故意說:「我想,國王自會有妥善的安排。」

母親聽罷滿意地看著娜恩,然後便著她先洗澡然後等晚飯。

娜恩這夜又失眠,她的背好像更癢了,而且腦海又不時回想路卡的說話,她在十七歲的人生中,第一次發現黑白以外的灰色,但她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事。

她躺在床上凝視著錐形的屋頂,在想如果已燒毀的鳥族名單是唯一的,那即是除非有人看到她背上的翅膀,否則根本沒有人知道她是鳥族,也沒有人可以再強迫她服藥了。如果所有鳥族都不用再吃藥,或是沒有藥可吃,那世界會變成怎樣?父親母親又會怎樣想?

她在床上輾轉反側了一夜,卻沒有想出甚麼結果,思緒也沒有更清晰一點。

第二天,鳴賀在石子路等娜恩。

「你今天身體有感覺好些嗎?」鳴賀關切地問。

「嗯,沒事了。」她垂下頭,過了半晌才問:「你昨天去找鳴軒,他怎樣說?」

「姐姐覺得是路卡做的,如果是真的,那他真是太過份了,竟然到處破壞,這會讓我們鳥族蒙羞的。」鳴賀有點氣忿。

娜恩抿了抿唇,問:「鳴軒也是這樣說嗎?」

「姐姐沒有多說,只說我們做好我們想做的就夠了,她說每個人可以做的都不同,我都聽不太懂,真不知她怎樣想的。」

娜恩嘆了一口氣:「藥局燒掉了,也許是好事?」

嗚賀突然停下了腳步,一臉驚訝地看著她:「你是這樣想的?」

她聳了聳肩:「我不知道。」

「算了,這件事你不要多想,反正也發生了。」鳴賀無意識地揮了揮手:「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做文宣,姐姐已經準備好了,你打算讓鴉兒把材料送到你家中好讓你在房間做,還是到後山做?」

「不用麻煩鴉兒,我今晚會到後山,但也會拿一些材料在家做,可是我不能天天來,怕母親會罵我老是不在家。」娜恩回答。

「好,那我告訴姐姐,讓鴉兒今晚捎一點材料給你。」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