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26. 對錯

日期:2020-05-06

娜恩學校的每個學生都有一個小小的金屬襟章,上面刻有學生的編號和班級,而娜恩手上的,正正是路卡的襟章。

娜恩立即把襟章塞進袋中,緊張得額角流出了幾把冷汗。

「娜恩,你怎麼面色這樣差?」鳴賀剛好從後巷回來找她。

「沒……沒事,只是這兒空氣有點不好。」

「那我送你回去,邊走邊說吧。」

娜恩點了點頭,二人甫離開藥局,鳴賀便低聲說:「有件事很奇怪,有人在火災前把藥都搬到了後巷,藥物完全沒有燒毀,但是我剛才仔細看過,那兒唯獨沒有了要鳥族吃的天藍色藥丸,你說,為甚麼會這樣?」

娜恩心裡已有了答案,可是她不想對鳴賀說。

鳴賀見她沒有回應,便說:「會不會真的是路卡?」

娜恩聳聳肩:「我不知道。」

「我們不如上山告訴哥哥,看他有甚麼想法?」

「我有點累,不如你上去問?我想先回家。」娜恩心裡有其他想法。

「好,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快去找鳴軒吧,我也想知道現在是甚麼狀況。」娜恩推了推鳴賀的手臂。

鳴賀點點頭,二人道別後便各自轉身離去。

娜恩回頭確認他離開後,便轉了個彎,背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娜恩記得路卡說過自己住在這條小巷,這裡只有三戶人,她只要看看每家人門前的姓氏牌子,就可以輕易知道路卡是住在哪一家。

「咯咯」娜恩敲著相信是路卡的家門,過了一會,一把聲音在門後說:「誰?」

娜恩聽得出這是路卡的聲音,便回答:「是我,娜恩。」

木門旋即打開,只見路卡錯愕地探頭出來:「你……怎麼會來?」

「沒甚麼,見你沒有上學,看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嗯……我有點生病,明天會好過來,不用擔心。」路卡邊說邊想把門關上。

娜恩不慌不忙地把門推著:「但你有東西在我處。」

「嗯?」路卡一臉驚訝。

「進去再說吧。」娜恩道。

路卡有點無奈地讓她走進屋子內,娜恩環顧周圍,覺得路卡的家境好像比自己家更差。

她問:「你父母呢?」

「他們都去上班了。」

「那就好,說話方便點。」娜恩從袋子取出路卡的襟章並遞了過去。

路卡沉下了臉,卻又立即故作沒事一樣道:「是我丟在學校了嗎?謝謝你送回來。」

「是在藥局撿到的,不,是在燒焦了的藥局撿到的。」娜恩直視著路卡道。

路卡伸手取回襟章,別過臉說:「你們不敢做的我來做,這樣,在藥局製造出新藥前,國王就不可以再迫我們吃藥了,而且……」

「可是,你這樣放火就是不對!」娜恩有點氣忿。

「有甚麼不對?我都特意先把其他藥搬出來,確保生病的市民有藥可吃!而且,藥局中的鳥族名單也燒毀了,如果皇宮裡沒有備份,那即意味著國王和人馬族已沒法再從市民中找出誰是鳥族,像以前屠殺鳥族的事也不會再那麼容易發生了!」

娜恩聽到這點,不禁高興起來:「真的嗎?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可是轉念間,她又猶疑了一下:「這樣……這樣會觸怒國王吧!」

「如果他不是一個明君,我們就只有做順民被壓榨才可以不惹怒他;如果他不是一個明君,我們才需要去反抗去示威;如果他不是一個明君,為甚麼我們要依他的規則去做人?如果他不是一個明君,和平表達訴求會有用嗎?」

面對路卡一連串的說法,娜恩一時間也無從反駁,她道:「那麼,約瑪老師呢?是你吧!是你破壞他的座位吧?」

「約瑪老師?誰破壞他的座位?」路卡疑惑地道。

「你不知道?」娜恩直覺他沒有說慌。

「我發誓我不知道。」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