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23. 爭吵

日期:2020-05-03

鳴軒站了起來,迎向路卡和娜恩:「你們都沒有事,真是太好了。」

「鳴軒,我們是不是以後都不可以遊行了?那些人馬族一定會再次襲擊我們的。」娜恩問。

「這方面,我……」鳴軒想開口說話,卻被路卡的聲音打斷了。

路卡跳上石級向眾人道:「大家,我們只可以前進,難道這樣就放棄嗎?」

「路卡,可不可以先聽鳴軒說?」娜恩大叫。

「如果剛才沒有撤退,我們可能已繼續遊行到皇宮,又或許國王已答應我們的訴求,我們就不用在這浪費時間!」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娜恩說著被鳴賀拉了一拉,鳴賀接著說:「路卡,你這樣是甚麼意思?一直以來不是我哥哥帶領大家,不是他為大家籌備一切?」

「那又如何?我只是想大家知道,這一次撤退了,下次也會一樣。」路卡道。

「路卡……」娜恩呢喃著,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鳴賀歪著頭看看她道:「難道你認同他?」

她抿了抿嘴唇:「我……他說的也好像有些道理,不是嗎?」

「剛才你們二人跟大夥失散後,他對你說過甚麼?為甚麼你現在這麼聽他的話?」鳴賀斜睨著她。

「你……你想到甚麼地方了?」娜恩著實不明所以。

「鳴賀,你是不是有甚麼誤會了?」路卡說。

「最好是誤會!」鳴賀嘴巴這樣回答,卻沒有望他一眼。

在他們爭吵時,鴉兒、鴿兒已幫柯谷的傷口包紮好;柯谷一過來就看到他們在爭執,不禁心頭一氣:「我們鳥族就是這樣的質素?」

路卡翹著雙手說:「你這個問題就問鳴軒吧。」

鳴軒嘆了一口氣:「我剛才上山時想了很多,我想現在我們不可以再硬碰,剛才人馬族的人數比我們少也尚且如此,萬一下一次他們派更多人出來,我們豈不是更危險?」

「我都說過了,這件事本來就有風險,要不是我們上一代的鳥族怕事軟弱,我們就不會到了今天的田地。」路卡強硬地道。

「我的意思不是要放棄,但我們也許有遊行以外的其他方法,例如……」鳴軒道:「我們先爭取其他市民的支持,壯大我們的聲音,也許國王就會正視?」

「你說起遊行以外的其他方法,我倒是同意,可是你的方法也太不可思議,如果國王會正視民間的聲音,就不會有今天的事了。」路卡說。

「那你說,你有甚麼遊行以外的好方法?」柯谷問。

路卡想開口說話,卻又欲言又止,過了很久才回應:「反正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們有你們的方法,我自然也會有我的方法。」

他說罷轉身離開,娜恩想追上前,卻被鳴賀拉著:「娜恩,不要去。」

娜恩回頭看著鳴賀,然後停下了腳步。

柯谷望向鳴軒問:「那麼,我們如何可以爭取其他人的支持?」

鳴軒目送著路卡的背影,不自覺地又嘆了一口氣,然後用深邃的眼神望向人群:「每個人都有權擁有自己的立場,如果不認同我剛才叫大家撤退的人,我才不介意你們離開。」

眾人有些堅定地站著,有些則交頭接耳,然後有幾個人就不留一句睿話,向下山的路走去,使得現場只餘下六十人左右。

鳴軒深呼吸了一下:「好,多謝留下來的各位,接下來我的想法是讓大家都休息,暫停遊行。我想要集大眾之力,製作大批文宣,然後由鴉兒和鴿兒張貼到大街小巷的牆上,目的是希望其他人都知道鳥族過去被迫害的歷史,呼籲大家都支持我們爭取自由。」

柯谷摸了摸自己的頭頂:「製作文宣?是要寫字、畫圖那些嗎?」

「是的。」

柯谷不好意思地說:「可是我這個人沒當半點墨水,我……」

「柯谷,反正你也受了傷,製作文宣的事就交由我們其他人去做吧!」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