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17. 集合

日期:2020-04-27

兩天後是星期天,娜恩騙父母約了菲亞溫習,其實她是約了鳴賀在校門前等。

早上的街道幾乎沒有人,娜恩特地提早了離開家門,因為她害怕時近正午才出門會被鄰居看見她,繼而把遊行和她聯想在一起。

「我回學校溫習了!今晚才回來!」娜恩還故意在門口大聲說。

「要努力呢!」父親說。

娜恩像平日那樣沿石子路快步向學校走去,在經過法羅的石屋前,看見他依舊在喝著小麥酒,他看見娜恩跑過,便大聲道:「美麗的少女啊,祝你平安!」

「奇了,他以往總是叫我做他的妻子,可以怎麼今天的說法不同了呢?」娜恩想,不過她很快便沒再多作思考,反正法羅於她來說只是一個無關痛癢的人而已。

她飛快地跑到學校,鳴賀見到遠處跑來的她,立即揮了揮手。

「我已特意早些出門了,想不到你更早到!」娜恩向鳴賀道。

鳴賀從袋子拿出了兩份麵包,遞了一份給娜恩:「今天要吃多點,一會可能會累。」

「嗯。」娜恩接過麵包,心中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

他們坐在校門前的小草地邊吃早餐邊聊天,各自聊了自己的童年、家裡的一些狀況、日常生活等,要不是袋子裡藏著青草面具,真以為這只是兩小無猜在無憂無慮地聊天。

「嗨!」到了接近中午時,路卡走過校門前看見他們,便向他們打招呼。

「你現在過去了嗎?」娜恩問。

「對,時間也差不多了。」路卡說。

「那一起走吧!」娜恩道,同時看了鳴賀。鳴賀看來有點不情不願的,但還是站了起來拍拍褲子上沾了的一點泥土,說:「走吧。」

本無樹算不上是市民平常會去的地方,所以在前往那裡的幾條小路上,一般都不會太多人。

當他們三人在路上走著時,一個男人突然從後對他們說:「年輕人……」

他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一看,是一個戴上了青草面具的男人。

「你……你這樣嚇人好嗎?」路卡喝他。

眼前的人雖然戴上了青草面具,可是也不能確定他就是烏鳥族,在前往遊行起點的路上遇上這人,三人都不禁緊張起來。

「你……你怎麼戴著面具?」鳴賀故作不知面具的來歷。

那男人怔了一怔,才道:「啊!對不起,我認得你們,是我呢!你們記得我嗎?」他說罷把面具掀起了一點,原來他是那個名叫柯谷的中年鳥族人。

「啊!是你!」娜恩道。

「對,是我。」他說:「年輕人,你們還是早些戴上面具比較好,萬一在往遊行途中被其他人留意到而又記得你們的臉,那鳥族的身份就會曝光了。」

「我正巧要戴上呢!」路卡邊說邊戴上了面具。

鳴賀和娜恩互相對看,似乎都覺得柯谷的說話有道理,便都把面具從袋子拿出來戴上。

一行四人來到了本無樹,看到原來已有集合了,鳴軒自然也在。鳴軒這天用布帶把翅膀縛勒著,還穿了非常寬鬆的衣服,看著雖然仍是有點奇怪,但一雙翅膀至少不會像平時那樣矚目。

「姐姐!」鳴賀叫他。

他白了一眼,然後道:「我這樣穿醜死了,雖然想當姐姐,可是沒有法子,今天你叫我哥哥吧!」

「鳴軒,你怎麼穿都美。」娜恩微笑道。

「真的嗎?」鳴軒開心地小跳了一步說:「你真是又漂亮又善良,怪不得我弟弟這麼喜……」

「哥!」鳴賀臉紅耳赤地打斷了他的話:「現在有多少人來了?」

「現在來了八十二人,雖然上次有一百三十多人沒有拒絕參加遊行,可是也不知到最後會不會有人爽約。」

「那我們要等到甚麼時候?」路卡問。

「就等到原定時間的五分鐘後吧。」鳴軒說罷看著遠方,眼神閃耀著光芒。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