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15. 路卡

日期:2020-04-24

「不要緊。」娜恩抬頭一看,是一個跟她年紀相若的少年。

「啊……」少年突然驚奇地叫了出來,道:「原來娜恩你也是……鳥族。」

「咦,你認識我?」娜恩問。

「我跟你是同一學校的,比你高一年級。」他頓了一頓又道:「我的名字是路卡,不過我想你沒有聽過我的了。」

「路卡,你好。」娜恩道。

一直在娜恩身邊的鳴賀說:「那你認識我嗎?」

「抱歉,不認識。」

鳴賀踏前一步擠了到路卡和娜恩中間,說:「我也是同一學校的,我叫鳴賀,是娜恩的……好朋友。」

路卡露出了錯愕的神情,過了一會才像是有點失望地說:「原來如此。」

「路卡,你今天一個人來嗎?」娜恩問。

「對。」

娜恩驚奇地道:「那……你一早就知道自己是鳥族嗎?」

「是的,我從小就知道自己是鳥族,父母也有告訴我以前鳥族被迫害的故事。」

「原來是這樣,」娜恩抿了抿嘴唇:「可惜我的父母到現在都仍然不願讓我知道自己的身份。」

鳴賀見二人聊天,禁不住加入:「我的父母也是迫不得已才說出真相,還要求長出翅膀的哥哥搬離家中呢!」

「長出翅膀的哥哥?」路卡問。

「對,那個長出翅膀的美少年就是鳴賀的哥哥鳴軒。」娜恩指了指前方遠處的鳴軒說。

「哥哥還是今天的召集人呢!」鳴賀道。

就在他們都望向鳴軒時,鳴軒突然拍動翅膀,令眾人不禁驚奇地叫了一聲:「啊!」

鳴軒飛上了涼亭的頂部,讓下面的每一個人都能看得見他。

「開始了。」鳴賀呢喃著。

「大家,我是鳴軒,」鳴軒用一片大樹葉捲成了一個圓筒,放在嘴巴前說話:「大家聽到我的聲音嗎?」

「聽到。」下面紛紛回應。

「相信大家都是收到鴉兒和鴿兒的訊息而到來,雖然你們聽不懂牠們的說話,但很高興你們都打開了牠們放在你們窗前的便條,所以來知道有今天的這個聚集。」鳴軒說:「很抱歉,鴉兒和鴿兒都對你們每一個觀察了很久,可能有侵犯私隱的嫌疑,但為了要確保你們真是鳥族而且是可以信任的,我們都是迫不得已,希望大家體諒。」

他邊說還邊鞠躬,鴉兒和鴿兒也飛到他旁邊彎下脖子,像是跟大家致歉一樣。

人們顯然對自己被長期觀察沒有甚麼異議,眾人都明顯比較好奇這次聚集的目的,是以鳴軒續說:「我不知道在現場的各位中,有多少人知道過去發生在鳥族身上的事,為了令大家明白前因後果,容我說一說歷史。」

鳴軒把鳥族被逼害、被殺、被強制吃藥的事都娓娓道來,從某些人的驚訝表情看來,可以知道他們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

在解釋了前因後果後,鳴軒緊接著說:「各位,大家都知道鳥族很快就要每天到藥局報到吃藥,我覺得這樣絕對是對鳥族的剝削。我想在兩天後發起一次遊行,在本無樹集合,一起開始走,其間我們可以高舉寫上『停止規定鳥族服藥』、『還鳥族自由』等橫額,直到抵達皇宮前的河邊,我便會向侍衛要求大臣甚至國王親自出來會面,好讓我提交請願信。」

人們聽完後不禁交頭接耳起來,鳴軒便說:「大家有甚麼疑慮,不妨拿出來討論。」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