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11. 傳單

日期:2020-04-20

雖然說會跟鳴軒一起為鳥族爭取,但是娜恩其實不知自己要做甚麼或是可以做甚麼。她日復日地披著外套上學,日子就像以前一樣正常地過,可是她確是有感到自己的翅膀在日漸長大,她清楚知道自己的人生將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娜恩,」菲亞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最近這個月為何總是心事重重?」

「怎……怎麼會呢?才沒有。」

「是嗎?你是不是身體不適?」菲亞疑惑地問。

「沒有呢,可能最近溫習太累了。」

菲亞笑了笑:「你已經名列前茅了,就放輕鬆點吧!來,陪我去餐廳吃點小食!」

「好吧!」

她們緩媛地走出課室,這時一個同班的男同學突然衝了進來大叫:「看!看我在後園的草叢撿到些甚麼!」

他邊大叫邊揮動手上的一張紙張,菲亞忍不住說:「吵死了!快拿來看看!」說罷輕輕一跳,伸手從他手上把紙張搶了過來。

娜恩也好奇地看過去,但瞬即被紙上的內容嚇得張大了嘴巴。

紙張上有一雙翅膀的圖案,旁邊有一堆文字寫著:「我們是鳥族,就是有翅膀的人類,或許你們沒有聽過鳥族,但我們確實存在;或許你們沒有見過有翅膀的人,那只是因為我們被禁止長出翅膀。我們將會要求國王撤回禁令,讓我們可以自由自在地飛,希望大家都支持我們。」

「奇怪,怎麼沒有聽鳴賀提過會有這種宣傳單張?」娜恩心想。

「甚麼鳥族?娜恩你聽過嗎?」菲亞問。

娜恩搖搖頭,同時努力地管理著自己的表情。

男同學一手把紙張搶了過來道:「我看這一定是話劇社的宣傳,真是很有趣啊!」

其他同學聽見,也粉粉圍了過來一起討論,娜恩心裡暗想:「下課後一定要找鳴賀問清楚,這張紙為何會出現在學校?」

終於等到下課,娜恩藉詞拒絕了跟菲亞午餐,在校園內四處找鳴賀,可是卻不得要領,於是她只好放棄,一個人離開校園。

可是當她步出校園才走了幾步,她就知道一定有事情發生了,因為街上的人都神色奇怪地議論紛紛,而她竟然見到有好幾堆在討論的人,手上都有拿著那張宣傅單張!

「竟然那麼多人有那張紙?是誰把單張派發出去的?是鳴軒?是鳴賀?」她心想,就在這時,一隻手拍了在她的肩上,把她嚇了一大跳。

「呀!」她驚叫了出來,轉頭一看,原來是鳴賀。

「我一整天都在找你呢,你都到哪兒了?」她抱怨。

「是嗎?我也是在校園到處找你,殊不知你一個人站在學校門口發呆。」鳴賀說,看來他們在學校玩了一場捉迷藏。

「甚麼發呆?」她壓低聲音說:「你看到那些人手上拿著甚麼嗎?」

鳴賀凝重地點了點頭說:「嗯,我送你回家,我們邊走邊說吧。」

於是,他們並肩一起向娜恩家的方向走去,同時小聲地討論著。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那些傳單是你派的嗎?」娜恩問。

「不是,我想是哥哥讓鴉兒、鴿兒午夜時從空中灑下來的。因為我上星期去找過哥哥,他提過龐國的鳥族們幫忙製作了一些傳單,希望集群眾力量施壓,讓國王允許撤回法例。」

「為甚麼不先寫信給國王要求撤回?你不是說修禾國王很開明嗎?」

「我也有問哥哥,他說他有寫信寄去皇宮,可是國王似乎沒有反應,我們懷疑普通人民的信都不會寄到去國王手中,可能被攔下了,又可能是每天都太多信,國王根本不能每封都看呀!」

「那派完傳單後要怎樣做?」娜恩問。

鳴賀聳聳肩:「我也不知道,但是哥哥如要告訴我時,他會派鴉兒晚上來我的窗前跳舞,到時我就知道要上山找哥哥去。」

「嘻,鴉兒會跳舞嗎?」娜恩笑了笑。

「對,但牠跳得難看死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