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9. 前因

日期:2020-04-18

兩年前的春天,鳴軒因為沒有吃藥,背上開始長出翅膀,更被父母親發現了。

父親非常害怕地把鳴軒關了在屋中,不准他上學,也不准外出,鳴軒實在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有一天,母親終於把事情向他一一道出。

原來就在五十多年前,旗它國的新一任國王鎮普登基,鎮普當時非常年輕,只有二十歲,但性格並不像他父親般寬容。鎮普只是普通的人類,他十分妒忌鳥族的人民可以在天空飛翔,於是立下了一道法例,以保安為借口,禁止鳥族在天空中飛行。

這道法例惹得鳥族十分不滿,他們無視法律,堅持像往常一樣在天上飛。

鎮普覺得很沒面子,在皇宮中大發雷庭,他當時的近身護衛是人馬族,名叫駿達,他自薦率領擅長打獵的人馬族把在天空中的鳥族都射殺。這個提議不是不好,但鎮普雖然心胸狹窄,但又不至於想大肆殺戮,於是他指示駿達只射傷幾個鳥族作警嚇作用就好。

就這樣,人馬族射傷了好幾個鳥族,很多鳥族也害怕起來,有些比較有財力的就趁午夜逃到其他國家,剩下的也不敢再飛。

鎮普覺得人馬族果然是忠心耿耿又能幹,從此十分重用他們;同時,他想:「現在鳥族的確是不敢再飛,有甚麼方法可以令他們這種族以後都不能再飛?」

駿達知道國王的顧慮,便提議讓國家藥局研發抑制翅膀生長的藥物,讓鳥族由下一代開始都長不出翅膀。

國王聽罷十分高興,便命令國家藥局開始研發,果然不出幾年,就在鳴軒、娜恩的父母們才幾歲大時,藥物就研發成功;從那時起,還未長出翅膀的鳥族小孩被規定每天吃藥,令他們的外表看來像普通人一樣。

鳴軒把事情娓娓道來,娜恩則聽得目瞪口呆,可是聽到這裡,她覺得有點不點勁,便道:「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都在我出生前病死了,可是如你所說,事情只是在五十多年前,按道理現在應該還有些鳥族的老人家仍在世,他們應都是有翅膀的,可是我就是沒有見過有翅膀的老人家!」

鳴軒點點頭:「你真的很聰明,可是駿達也不笨,他一心效忠國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覺得把有翅膀的鳥族留在國內太危險了,於是便帶著人馬族軍隊把他們偷偷擄走並殺光。」

娜恩張大了嘴吧:「這麼說,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都不是病死?」

「多數不是。」鳴賀說。

「這太殘忍了!」娜恩垂下頭:「為甚麼父母都不告訴我?」

鳴軒也垂下頭:「你的父母跟我們的父母都一樣,他們不想步前人的後塵,他們覺得乖乖吃藥,以後就可以生活得很好。」

娜恩很迷惑,她想起自己的背上正長出翅膀,不禁擔心起來,當翅膀愈長愈大,她會不會被人馬族的軍隊殺害?她開始有點後悔沒有好好聽母親的話每天吃藥,但是,天生就有翅膀,卻透過吃藥不讓它長出來,這樣又好像有點不妥,但她卻又說不出甚麼不妥。

「鳴軒,你是因為長出了翅膀,所以不能住在家,要躲在這裡嗎?」娜恩問。

鳴軒還沒有回答,鳴賀就搶著說:「我們父母擔心姐姐會被盯上,又怕被其他人知道我們是鳥族,所以要求姐姐離開。」

「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例如承諾不會飛上天空之類?」娜恩問。

「這個思路不對。」鳴軒冷靜地說:「為甚麼我們不可以做自己,就因為國王不喜歡,就因為人馬族的威嚇,我們就連自己都不可以做?」

「我不明白,」娜恩的思緒很混亂:「鳴軒你不是躲在後山了嗎?你這樣也不能做自己。」

鳴軒一雙海藍色的眼睛望向遠方,道:「我不會永遠這樣的,我已經在聯繫在其他鎮、其他國家的鳥族,我們一定要爭取自己應有的權利。」

娜恩聽罷好像明白了甚麼,便問鳴賀:「所以,你帶我來是想加入你哥哥的行列,一起為鳥族爭取嗎?」

鳴賀點點頭:「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而且你的翅膀愈長愈大,遲早也會被發現,我希望姐姐可以幫助你。」

「那……我要搬到後山來住?」娜恩問。

「暫時也不用,因為你長期吃藥,翅膀會生長得很慢,平時穿衣注意遮掩,加上用布條束一下的話,大約要三個月才會長成,或許到時,我們鳥族已不再被禁止擁有翅膀了。」

娜恩聽鳴軒這樣說,心裡也稍為放心,至少她只要小心一點就不會太易被人發現。

鳴軒突然轉轉向鳴賀道:「那麼,你現在也可以放心面對自己鳥族的身份了。」

鳴賀的臉立即紅了起來,偷瞄了瞄娜恩,然後點了點頭道:「是,真的太好了。」

正當娜恩不明所以時,在她身後傳來密集的「沙沙」聲,然後一道黑影掠過了娜恩身邊。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