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族少女


7. 翅膀

日期:2020-04-16

鳴賀送娜恩回到家中,本來娜恩應為著跟鳴賀之間的曖昧而尷尬,可是她這時連丁點這個心思都沒有,鳴賀也一樣。

她不明白為甚麼自己的背上會長出翅膀,也不明白鳴賀說的鳥族是甚麼。

她回到家中時已差不多天亮了,加上她的思緒混亂得要命,以致於她根本沒有睡,她看著窗邊的藥瓶,雖然鳴賀說現在吃藥已沒有用,但她還是吃了一顆。

她有點後悔不聽父母親的說話要每天吃藥,她希望天一光時,背上的翅膀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可是這個只是奢望。

天亮了,娜恩依鳴賀的說法披上一件略厚的外衣上學,幸好天氣轉涼,有些學生也是如此。

「娜恩,你今天的面色看來很差呢!」菲亞說。

娜恩苦笑了一下,想跟這位好朋友傾訴一下自己的狀況,可以一時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怎麼了?有心事嗎?」菲亞這個女孩就是有洞悉人心情的能力。

「我……我有件事想說,我不是沒有吃藥嗎?」娜恩試著組織事情的始末。

菲亞點點頭:「是,然後呢?」

「然後……」娜恩沒有說下去,因為她的肩膀被輕輕拍了一下,她轉頭一看,原來是鳴賀。

「娜恩,早安。」鳴賀故作輕鬆地跟她打招呼。

「早安啊!鳴賀!」菲亞瞇眼笑了起來:「啊,我想起要去餐廳買點東西,你們慢慢聊。」她說罷沒有得到娜恩回應,便快步走了。

「娜恩,你沒有跟菲亞說吧?」鳴賀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

「沒有……」她垂下頭:「其實剛剛想說的。」

「你聽我說,這件事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不然你會有危險的。」

「危險?為甚麼?連菲亞也不可以知道嗎?」

「不可以,你遲些就知道我為甚麼這樣說的了。」鳴賀頓了一頓,才又道:「今天下課後,在學校後山那邊的本無樹等,我帶你去見我的哥哥,到時你就明白了。」本無樹是旗它國特有的品種,而山下那株是鎮內最老的。

娜恩點點頭,等回到教室時,菲亞問及她剛才是要說甚麼心事,她猶豫了一下,最後只是說:「沒甚麼,我只是擔心沒有吃藥的事被母親發現罷了。」

「哈哈,那不如乖乖吃藥?對了,你跟鳴賀近來好像更親近了。」

娜恩抿了抿下唇,胡亂地回答:「是呢。」

好不容易等到下課,娜恩藉詞母親要她早些回家,沒有跟菲亞午飯,便一個人跑到後山找鳴賀。

如果是其他人說甚麼「鳥族」這些奇怪的話,又約她去後山,她可能不會應約,甚至覺得對方居心叵測,可是不知為甚麼,她對鳴賀就是有一種莫名的信任。

當她來到後山時,鳴賀已經在本無樹下了。

「沒有被人發現吧?」鳴賀問。

娜恩搖搖頭:「沒有呢,我們現在要去哪?」

鳴賀指了指山上:「我哥哥在那裡。」

「山上?」娜恩有點震驚。

「對,你見到他就知道了。」

他們慢慢地向山上進發,時而要撥開長長的雜草,時而要攀上小岩石,時而是手牽手走過小溪。

走了兩小時,他們終於來到一個灌木林前,鳴賀吹了一聲口哨,然後拉長聲音大叫:「哥哥!」

灌木林中隨即傳來「沙沙」的聲音,可是先映入娜恩眼簾的不是一個男生的身影,而是一雙白色的足有六條手臂般長的大翅膀。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